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

斷捨,難


斷捨,難

15-10-2015

小朋友跟我說﹕「我的媽媽也是家務總司令。」

那很好,有個專科整理家中事務的主管大人,自然窗明几淨,井井有條。

「是呀,她有潔癖的。」

潔癖,這又難說。正如有不少人,要客人脫鞋才可以入屋,雖然說有拖鞋供應,但也覺得不方便,有時穿了雙緊窄的長靴子,單是脫下來也要數分鐘,有時還要朋友幫忙,又是搬又是手套的一大堆,將人弄得異常尷尬,要知道,心愈想不要煩人,靴子愈難脫下,幾乎想說句我還是不要入屋好了。

也有些明白的主人家,我說不脫鞋入屋可以嗎,大都沒有問題,我離開之後,他們如何大掃除,我倒不管了。

清潔是必須,但過分的要求會令其他人處於緊張狀態。自從沙士之後,香港人已有「洗手洗手洗手」的意識,特別是對小孩子,從小訓練有一定幫助。

不過,太過清潔也不一定是好事,反而因為過度清潔而將人體本來有的免疫力減低,增加被細菌侵襲的可能。

自己也覺得人生太多身外物,只不過有時也真要斷捨時,難。小朋友倒鼓勵說﹕「要狠心。」還說將以前的日記也給丟了。

日記。多遙遠的名字。今時今日還有寫日記的小朋友,難得。一下子丟了,也真可惜。問她會否有一日會後悔呢。

「不會啦。」

小朋友跟成年人的思想總有距離。我的日記,依然在,打從少女時代開始,斷斷續續的記下點點滴滴,感覺上,這已是屬於日記中人物的天長地久。

日記,屬於昨天的故事,沒法重演,沒法挽回,那些字句,仍然活在我的腦內心裏,那種「非常渴望」的感覺,依然存在。

昨天,甚至一分一秒,已經過去,人,總會向前走,雲煙隨風逝,也許再經過一些日子,許多記憶會逐漸淡忘,但我相信,永遠忘不了的,是你。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