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9日 星期六

誰是誰全部


誰是誰全部

8-5-2015

「我是他眼睛,他是我全部。」

那是一段不起眼的新聞報道。照片可以看到,一位腰背彎得非常嚴重的老婆婆,用一根竹杖牽一位老公公走在街上。

原來這一牽,差不多三十年長,老公公每次上街,都要靠這一支竹杖,當然少不了牽頭人,他的老伴。

這一對老夫老妻,靠耕種與養雞鴨為生,沒有子女,老公公三十年前患上眼疾,雙目逐漸失明,於是老婆婆也就成了他的眼睛,憑一根竹杖,她牽他走過大街小巷,將路上風景,慢慢說給老伴聽。

老婆婆不識字,也不懂得計算,老公公就成了她的會計師、買東西的格價專家,每次買東西,由老婆婆說出價錢,由老公公計算是否符合價錢才會購買。

兩老結婚五十五年,老婆婆對老公公言聽計從,偶然都會鬥嘴,不過情濃兩老,不離不棄。老婆婆在接受訪問時,說了「我是他眼睛,他是我全部」這一句話。

相對今日的煙霧式、傷風感冒式婚姻,這一對夫婦也可以說是相濡以沬。難得的是老婆婆,對丈夫的尊重、忍耐與包容,一句他是我的全部,已將數十年的情,傾盡在一句話之中。這是愛的昇華,老公公的心裏,相信也有同樣的感受,認定老婆婆是他的全部。

相濡以沬,共同捱過困難時刻。這是共患難,不過,今日的情形是大難臨頭各自飛,你不給我負累,我不會拉你的腿,也許,各自飛也有各自飛的好,不用你罵我時我罵你。

有人認為共患難易,共富貴難,這種情形也常見,可以共苦,什麼難關也捱過,偏偏,富有之後,問題不自覺的產生,也許是困難時大家有同一目標,聯合力量去打敗困難,打勝仗後,各自各的缺點就順應而生,可能根本是大家都沒有發覺大家從前的缺點,那是時間與生活空間的問題。

不如相忘於江湖。忘記過去,未嘗不是件好事,從前種種,何必去想;開懷面對眼前事物,才是另一重境界。誰可以是誰的全部。

[林燕妮]

所有美都是力量


所有美都是力量

7-5-2015

芭蕾舞多美啊,可是背後天天的練習,不堅持力量不成。你看米開朗基羅畫梵蒂岡教堂圓拱的頂,離地百呎,但站在地上人體看上去卻要和真的一樣,他要花多少時間完成比例?在拱處時得躺在木架上畫,那木架也是這位偉大的畫家想出來的。畫時一躺直舉高手,多累;還有畫漆滴下眼中,多痛。米開朗基羅的畫,就是要天天付出那麼大的力量。

芭蕾舞線條柔美,但你想想要把一只腳慢慢踢上天,然後維持不動要多少力量?簡直累得叫救命,但臉上要表現天使式的微笑。

我最喜歡的俄國舞后普麗賽茨卡婭在上周六(52日)在德國逝世了,她之前的俄國舞后烏蘭諾娃早已過身,之後便是她了。烏蘭諾娃柔純天真,普麗賽茨卡婭鋒利憂傷,那也許跟她的身世有關,她經過父母被黨打殺的痛苦。父親在她13歲時被槍斃,母親在同年被判勞改。想想一個小女孩如何長大。

雖然她天分甚高,11歲就在莫斯科的大劇院登台,但到了31歲才讓出國表演。她的出現震動全球。跳《天鵝湖》,她是完美的,跳白天鵝皇后時她很可愛甜人;角色一變為邪惡的黑天鵝時,她的好勝和恨都出來了,讓人歎為觀止。

《垂死的天鵝》(不是《天鵝湖》)是聖桑的音樂,只有一個人跳,怎樣表現天鵝對死亡的態度。每個人都可以不同的,她也次次不同,亦是表現得最好的一個。

當時她在世界大紅,普麗賽茨卡婭在蘇聯接受俄國版《讀者文摘》訪問時,她一點也不怕地表示她對共黨的各種不滿。她的性格很強,但她是世界舞后,連蘇聯也不敢動她一動。

這種舞后以後難有了,她的技術很好看的,別人做不來。很小時第一次看她的照片集,我就跟同學說﹕「這個將來是舞后。」同學支持的是另一個。我雖然跳得不怎麼樣,但我的眼睛判斷力很強。只要給我一張照片,我便看得出她行不行,有沒有跟錯老師。普麗賽茨卡婭走了,十分懷念她。

[林燕妮]

半途出家


半途出家

6-5-2015

總會聽到「半途出家」的成功例子。明明是在金融市場工作,忽然走去當製蛋糕師傅,竟然創出另一片天地,而且又開心,又快樂,享受製作的成功,另一個原因是,減少每天壓力,金融市場風起雲湧,少一分精神也應付不了,有時候,更要加上鎮靜劑去處理事務,還要裝出市場強人模樣,一個累字,叫他不得不告別市場。

由金融走入蛋糕市場,也是緣份,當然還得加上天份,由喜歡吃蛋糕,到欣賞一件蛋糕的製作過程,再加上對藝術的興趣,也就打出另一個天下。

這是半途出家的成功個案,但也有失敗的情形,箇中原因也多,天時地利人和是需要的,只不過真正的枝節,只可說因人而異。

讀到一個出家人還俗的故事。

一個出家人,覺得禪房太寂寞,申請還俗下山去。才不過兩個月,他又覺得塵世太庸俗,是非又多,不如再次上山修道。寺院住持沒多說話,叫他先住兩個月再說。

才過了一個月,這名出過家的出家人又受不住寂寞,又要下山。如此來來回回,寺院住持不禁對他說,叫他不必再認真信佛,脫去袈裟,也不需要認真去做凡夫俗子,就在廟宇與城市之間做點小生意好了。

這人想了想,覺得有道理,結果就開了間茶亭,娶了個農婦做妻子,還生了兩個小寶寶,一家人開心地經營這間小茶館。

所以說,半途出家也得因時勢而幹活。半途跟全途是兩回事,半途人不容易適應全途人的生活,倒不如像住持所說,不必太認真去做自己做不了的事,倒不如輕輕鬆鬆游走於俗世之間。

正如說,只看眼前,不懂得將目標放遠,不會成功,不過,目標放得太遠也不是好事,因為這會脫離現實,能夠將理想與現實互相磨合,才會接近成功。

所以,對金融朋友毅然將自己的成功放下,一切從零開始,繼續他的另一個理想,相信他會快樂地生活下去。

[林燕妮]

不要說的話


不要說的話

5-5-2015

現在不同從前,從前人生七十古來稀,此刻說了會被八九十歲的圍毆。不可說什麼﹕

「你真是耐老了。」

「你真是青春常駐。」

「咁年紀仲咁靚。」

「你真係唔似六十歲啊。」

「你個仔今年怕都四十歲了。」

「你幾多歲生佢?」

上述其實都是女人想打聽別的女人歲數的話。何必呢?

對退了休的男人別說﹕

「你真是龍馬精神。」

「哎喲,你後生時滿頭頭髮,家白晒,染佢就同舊時一樣英俊了。」

「你太太五十三歲,你大過佢定細過佢呀?」

「你仲打幾多磅保齡球?我記得你三十年前打七八磅。」

「你好似矮。女人老就腳板大,男人老就會矮。人問你幾高時,記得話同舊時一樣啊。」

「頭髮少,剃光佢算啦。」

「張太,你家梳唔番舊時髮啊?我帶你去買。前面、後面都有,睇唔出你戴假髮。」

「你仲咁後生樣,不如再整後生,我知,我帶你去。」

「哎喲,個仔咁高咁成熟,人會以為係你老公……啊,老公都唔好,睇起頂多係你細佬。」

「我舊同學珍珍啊?佢仲靚過舊時,睇上去好似比我年輕十歲。」

「點解你仲冇肚腩咁好?」

「有千祈唔好同八卦婆講呀,佢一知就全城都知。譬如佢話你老公……啊,冇,冇。」

「你兩個女真係靚咯,不過唔似你老公,又唔似你。」

「你知唔知我個女嫁畀舊時同李嘉誠打工個人啊?」

天賊


天賊

4-5-2015

有個小朋友,生長在家教十分好的家庭,可是他沒興趣讀書,只有興趣做可致坐牢的事。到公公婆婆家玩,公公漸漸發覺皮包裏的一百塊錢他來一次便少一張,審問他,打死他也不認。終於一次失手,公公看見桌子上的皮包有一張百元鈔票露了半張出來。顯然有人偷不及跑掉了。那回他無法不認,但不顯得後悔。

公公問他為什麼,他說不為什麼,只是想偷一下,那時他還沒到十歲。

他沒有改,技術、時間計算、何處放竊物,一絲無,甚至能夠打開婆婆的保險箱,順手拿走了一條金鏈。知子莫若母,母親說:「你知不知道你拿走了的是去年我生日爸爸送我的金鏈?」他很快地說:「早知我便不拿那條,拿另……」到底他是個大孩子,忍不住口自己說了出來。

媽媽知道很多次,甚至不知道多少次,他便說:「怎麼一定罵我?你自己不好好地放東西,菲傭收拾你的房間,隨手也可以拿掉一些東西了。」還輪到他教訓媽媽,媽媽口才不及他好,想得及怎麼教訓他時他已經跑掉了。

有一天他覺得無謂說謊了,跟媽媽說:「不知道為什麼,所有壞事我都會做,正經的事我卻沒興趣做。」媽媽奇道:「所有?」他說:「當然有些我不會做的。」

媽媽沒得說了,假如家裏一個抽屜丟了鎖匙,叫他開,他一定說:「我怎會開鎖匙?你們找個鎖匙匠開啦。」有人的大門造上兩道鎖,他看看笑笑便說:「這房子根本不需要匙,鎖匙匠騙他們。你看我開吧。」果然他不用鎖匙便把兩道門都開了,媽媽急忙替他把兩道門鎖好。

媽媽氣得無道德紀律可說,只怒道﹕「那你終有一天要坐牢。」他說﹕「我不介意坐牢,我對的要求不高,對食物的要求亦不高。」這小子孩童幼時樣子像天使般純,眼大鼻高常常笑,所有人都像天使般疼他,媽媽對他的前途樂觀得不得了,豈不知卻生了個天賊!

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與孩子共識


與孩子共識

3-5-2015

養一個孩子真不容易。從前養得他肥肥白白,供書教學,有時間在假期就帶他去旅行,見識世界,然後一天,他長大了,他要踏入社會工作,開始他的另一頁一生,之後,他要面對自己要負的責任。

今日養一個孩子,豈止廣告所說的四百萬,那是個天文數字,其中包括憂慮、擔心,總之是百感交雜。

什麼贏在起跑線,可以的話自然最好,不可以也不用特別掛慮,起跑線只不過是個小開始,但之後,還需要拼搏,才不辜負起跑線的動力,如果只是驕傲兔仔,始終會敗在烏之下。

如何保持良好心態,才最重要,這方面,也真要父母好好安排,學校教育重要,父母身教更重要,虎父母應該沒有小犬子,但實際是否如是,當然不是,是要靠父母子女與學校之間的好好聯繫。

近年,不少父母忙於生活,奔波於事業之間,忽略了對孩子的關顧,甚至將孩子交給家傭照顧,這方面,也有點難以兼顧,今時今日,支出多得如星星,不工作又何來金錢應付支出。不過,如何工作家庭兩兼顧,也真重要。

工作緊張的緊張,考試緊張的緊張,什麼補習班、學前班乘時而生,不單是小學生,幼兒班已開始小小狀元訓練。有朋友的孫兒,不但考了入名校幼兒班,而且一考就兩間,全中後,就分上下午進行,實行有殺錯沒有放過,小小兒郎,也就疲於奔命,不過,小子訓練有素,竟也應付自如,令我們這些成年人也得說句佩服。

回首,兒子倒也不用我太擔心,他的學業平平穩穩,只知他對藝術繪畫特別有興趣,也就盡量讓他在這方發展,他也樂於不斷研究,藝術是我與他說不完的話題,兩個人可以聊足一個晚上。

有時候,孩子有自己的方向,作為父母只可以順勢而行,大家可以留意孩子的興趣,強迫孩子行自己想他走的路,最後辛苦的是自己。

如何取得雙贏,是父母孩子的和諧共處與不用描寫的共識。

[林燕妮]

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想死


想死

2-5-2015

沒什麼理由,從小五、小六我便想死,並不喜歡人間,只有我的老友胖胖有耐性聽我聊這種話。

人不是缺乏什麼才可以想死的,不享受做人便想死了。我從小到大所追求的便是真摯的友誼,那比愛情還重要。愛情則是最好玩的了,但真摯的友誼是不能夠玩的。我很重視友愛,可是友誼,沒談到友愛那麼單純,其中已有很多虛假與不公平了。在這面我脆弱得像個小孩子,輕輕的一我便痛入心裏。

我知道有錢有社會地位有學識受人尊重,但我也知道人在朋友背後搞什麼,十張嘴巴一齊刺傷她,那她們便快樂了,男人也一樣,男人是朋友更加少的,因為他們要做斤斤計較的事業。

女人特別搞事,哭跑來找你,揭開你的男朋友有第三者的秘密,她是為你而哭的。轉個頭,她又公然告訴別人你的男朋友是多麼好的一個上司,他生也要為他工作。

男人則認為自己全世界最能幹,妻子若在他面前說另一個男士也頗能幹,他包管翻面。雖然,面對公眾他們是笑握手,兄弟似的親熱。

錢、學識,每個男人都硬要相信自己多,以如今的物價,一億和兩億似乎沒什麼分別。你的舊識只要是賺了三億,會對你說﹕「其實,從前我已經買得起你的房子了。」那麼張揚,為什麼當時不買,現在也不買?只因他現在不用打工,要反摑你一掌而已。奇怪的是,你從沒掌摑過他。

女人朋友之間,愈變得富有的愈多人親近讚賞,即使貌如陶三姑也有資格當香港小姐,站在一旁看,真是不知友愛在哪兒,有人問我,為什麼三個月不出街,不想看得太多啊,我沒有說自己好,不過想想要捱到八十、九十歲才死,真的膽戰心驚。我沒氣力應付這一切了,你說是不是愛情比友情真實一點?三十歲的男人很難跟陶三姑深深一吻啊。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