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太貴了


太貴了

4-7-2015

今年的名牌時裝手袋鞋子太貴了,七萬多元一件外套,十幾萬元一個手袋,萬多元一雙鞋子,怪不得七月便提早大減價。

性急的女人在三月中已經買新裝了,一時不留心價錢,在LV買了三個手袋,價錢還正常,兩萬多元一個,其中一個她不喜歡,換另一個,可她沒留神另一個是十五萬元。女人在購買熱之時,每每不考慮價錢的,當時她若無其事地買了。

回家,才想起那個是十五萬,不是兩萬多,很美麗,但是太小,放不下錢包,那便唯有蝕都拿去米蘭站問價了。她認為只須減幾萬元,怎知米蘭站說這麼貴又「二手」的手袋他們不要的。那末十五萬就硬付出了。

她還買了LV今季那雙高跟鞋,很時尚亦好穿。她想,幾千元吧,結果才知道是一萬六千五百元。入店一回,便花了二十多萬元。

再看她喜歡的名牌衣服,七萬五千元只是外套,襯上今年流行「隨便」look襯衫、長褲和披披搭搭的穿成一套衣服,又是十多二十萬。

她乾脆死了心,不買新衣服,反正不能天天穿同一套衫,一百萬元才買得四五套。她收手的方法是不進入名牌店,名牌店一定有她喜歡的。她從二十幾歲穿名牌,要求甚多,不是名牌料子和縫工她看不上,是名牌她又不甘心買,結果今年是她第一年沒買名牌衣服。

其實美國前年聖誕節前,名牌已經半價,過了十二月二十三號,更是半價再半價;二十四號半價再半價之後就減25%,名牌不名牌都是一樣。本來就廉宜的衣服,在這麼減去之後幾乎等於免費。大公司剩貨太多,與其自己搬走才入新貨,乾脆以這個方法讓顧客搬走,連衣架都送給顧客。有人十四美元便買了一件不錯衣服連衣架。聖誕舞會的禮服若二十三號仍賣不出,即是人家已買了準備好了,那便在二十三號中午十二時前五折。中午後,不用說再五折加五折再減百分之二十五,香港已經遲減價了差不多兩年啦。

[林燕妮]

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武則天啟示


武則天啟示

2-7-2015

近日朋友圈中,討論《武則天》的朋友也真不少。

沒有特別追看,但也覺得這齣劇成功的地方,少不了那些衣飾髮髻的功勞。一套套配飾,盡顯皇室風範。女的穿上宮幃服飾,盡顯貴氣,男的也有氣派,特別是皇帝的錦衣華服,同樣充滿美感。

對於劇情,可說是順其自然。人說武則天為了向上爬而不擇手段,我倒覺得這是每個人到某個階段,為保護自己而作出決定。當然,宮廷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計劃,但計劃能否成功,仍需要天地人三者配合。

武則天初入宮時是個少不更事、心地善良的少女,種種環境下,迫於無奈將自己推向另一個階段。

「不要欺負女人」,是武則天的啟示之一;「不要相信女人」,是啟示之二,同樣地,也不要相信男人,任管他是九五之尊,他的承諾,未必是一生一世,他的聖旨,可以改完又改。

相信人,需要勇氣,需要選擇,只是,人總是太糊塗,太相信自己,以為自己沒有錯,以為自己一定對。

以為一定對,不可能是百分一百,所以沒有一定,放眼世界,放眼社會,太混亂,太科技,以為沒有人知,只有天知,對不起,什麼也會外泄,什麼也會被解密。以為有秘密的人是傻瓜,以為有人為你守秘密的人是笨蛋,當然,世上總有這些別人眼中的傻瓜笨蛋。

做人有時是否要學武則天一樣,為達到自己的目的而作出犧牲,一直勇往直前的不顧一切,如果不是這樣,如何踏上武氏天下之路。總之,仍是那一句,「不要欺負女人」,不要欺負美麗的女人。

歷史是一面鏡子,可以反映出不少故事,更掀開人性另一面,此中會否有你,還是有他。宮廷鬥爭,也是現實鬥爭,分黨分派,你猜我度,什麼無間道,反間計,誰是敵人,誰是朋友,誰化友成敵,笑面相迎之際,插你一刀時,防不勝防。

[林燕妮]

 

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勿玩彩粉


勿玩彩粉

1-7-2015

用粟米粒磨成的彩粉,濃度太高和遇上氫氣是會嚴重燃燒的。哪兒來的氫氣?我們呼吸中的空氣便有氫氣,人多氫氣便多。我們那時為一幢大廈放一百個氣球上天,也不敢用氫氣去吹脹氣球,而是用不會燃燒的氦氣。怎麼如今的學生和二十幾歲的人都不知道粟米粉遇上氫氣會發生大火?

早上起來看報,看到心都痛了,台灣新北市水上樂園發生就因這種爆炸而引致近500人受傷。也許有人以為穿著短褲或泳衣的女傷者兩條腳都畫了彩粉紋。不是,彩粉紋沒有了,讀者看見是她們從上腿到腳底的一條條圓線,紅色的是動脈,紫色的是靜脈。為什麼看得見?因為皮膚已經燒掉了。

為什麼我們必須有皮膚?皮膚是我們身體上最大的外臟,用來保護我們的內臟,以免被傷害和被細菌等等感染。將全部受了傷沒了皮的地方用紗布包好,並不是治療完畢,而是治療的開始。

火傷是最難醫治的傷,而且需時甚久。讀者們看見的動脈靜脈,可能也讓燒壞了,比如接上肺部的血管傷了一截,血液循環便上不了肺,肺沒有了氣便沒有氣上腦袋,腦沒有了氣人便死了。每條血管合起來組成動脈和靜脈的大網絡,動脈把氧氣和食物輸進不同的內臟,再由靜脈網輸出二氧化碳和毒物出體外。這兒我是很簡單的說。當然,火燒輕傷者會快點好起來。

看見讓燒紅縮了的皮嗎?看見皮膚的裂口嗎?燒傷是很痛的。跟要撕去壞了的皮以除去細菌亦痛不可當。我知道因為我中學的最親近同學被燒過左前半身和後半身,光是換皮換了三年,最重要的右手食指亦讓切掉了。她全身給我看過,她現在生活正常,從前是胖胖現在是瘦瘦了。我約她在加州遊玩,過了兩天她才問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右眼其實是看不見東西的?你知不知道我的牙齒全部是假的?」那讓我心如刀刺兼怒火天。上帝,求照顧這500個傷者吧,耶穌,求把他們醫治好吧。我一個人祈禱沒有用,懇求大家為他們祈禱吧。

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

真話難說


真話難說

29-6-2015

在手機的微信上,有位自求加入的新朋友。她本身長得頗漂亮,一雙黑黑的眼珠子特別大。我們只見過兩次面,首先她的丈夫把她說得天文地理無所不精,美貌更加不用說了,我真的很久沒遇上這麼美麗的一個女子。她還沒到三十歲,因為早婚,兒子已經七歲,是老師口中的天才。小伙子也真有點天才,七歲大鋼琴已彈得不錯,不但不錯,而且真的好。

這樣一個家庭應該很快樂吧,她很熱情跟我又摟又抱的,稱讚我比她好看,寫作幾乎比莎士比亞還好,她的讚美詞我接受不了,因為無可能。

她天天給我很多微信,包括動畫。幾乎每幀都是她自拍或抱兒子拍的。她的眼睛已經夠大,她還要把眼睛瞪得更大,連眼白也瞪出來了。總之她的美照天天我都不愁沒得收。我不曉得跟她說什麼才好。既然她說當我是好朋友,那我便寫了一句:「人太自我中心是不好的。」

這句話人人合用,她即惱了,馬上停了微信。更離譜的是,她稱讚一個富有的老年男人,說像他那麼英俊,不但是全中國第一的,應該是全世界第一的,稱讚他的做事能力如何高強,健康得只像個初踏中年的人。她讚的種種,都是我聽過的。

看來男士很接受,我就奇怪她的丈夫為什麼不哼一聲。我不知道她狂讚年紀大朋友有什麼目的,他的確很有錢,辦事能力很強,但毋須讚他為全世界最英俊又年輕吧!

也許她是個讚人狂和自示美麗狂,她的丈夫見慣了懶得說話了。她也是個聰明人,但是過於輕浮,我寫了那句話是為她好,不然人家以後見到她便會被瘋讚和不斷收到她的照片嚇走了。

我問幾個老友:「我是不是說錯了?」朋友們說:「每個人都不應該以自己為中心的,是很平常的一句話而已。」想想,既然口齒不滑,不說話好了。更要更正,我並不好看,我不是才女。啊,說了真的渾身輕鬆了,很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