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

25-12-2015

聖誕節,是普天同慶的日子。

只不過這個聖誕,對不少家庭來說不但沒有快樂,甚至是傷痛。

車禍加泥山倒塌事件,死傷的不單是意外中遇難者,還有他們的家人,以至親友,天災擋不過,人禍橫來所造成的悲劇,才叫人覺得死者無辜。

說過許多次,世界末日不可怕,最重要是全人類以至地球上所有生物,一樣不留。千萬不要說「你不用死」,我要的是立刻死,正如說,給我一個痛快。

死何足懼,怕的是等待死亡前的恐怖,正如說,今次被沙泥活埋的平房中,可能有生還者,問題是沙泥太多,要移走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完成,於是,求救的信息,令人既喜復憂。如何救是面對危難的最大問題。那些在等待救亡的,彷彿活在死亡倒數之中。希望自己的想法有偏差,也希望當局研究出快捷救人的方案。

親人的離世,最哀痛的自是突然而來的噩耗,明明活潑,精神煥發的離開家門,卻已一去不返。對喪親者來說,突如其來的重大打擊,不是每個人可以撐得住,擔得起。

雖然說事實不可挽回,順變是自我開解的方法,但需自己面對這一步時,如何行下去,是何等艱辛。親人與朋友不妨作出支援,陪在身邊,也不用做什麼,更不要叫對方不要傷心,要哀由它哀,要哭由它哭。將情緒隱藏,太抑壓自己不是好事,每個人可以承受的創傷壓力不一樣。

有時候,旁邊人叫自己不要太傷心時,為免其他人為自己傷心而傷心,強裝沒事,其實是有苦自己知,有淚肚中流。

回到現實是每個人需要面對的問題,如何將問題化解,就要看每個人的情緒管理系統會否作出編配。如果管理不好,隨時出現生命沒意義的感覺,做出自行為。

大家明白時間可以將悲哀化淡,但長短則沒有特定公式。總之,整整齊齊一家人慶祝聖誕新年,已經快樂。

[林燕妮]

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姓氏


姓氏

23-12-2015

晚飯後,朋友說不如逛逛街。鬧市中呈現聖誕氣氛,聖誕音樂此起彼落,令大家進入節日倒數階段。

走進大型百貨公司,人頭湧湧,不少櫃位更出現排隊情形。朋友說,跟以前更誇張的情景相比,已經收斂不少。但見買的開心,賣的高興,自己也來湊湊熱鬧,買點禮物給自己,算是獎勵。

之後往街上走走,不但聖誕氣氛,連農曆年的感覺也逼近。看見一間紅彤彤的商店,售賣不少過年飾物外,還有不同式樣的利是封。有長有短,有金有紅,還有近年興起的黑金,看得人眼花繚亂。

百家姓利是封是賣點。店員說,何止百家,差不多有五百多家,通常以普遍的廣東姓氏為主,今年已經特別多印數十款特別的姓氏,以方便顧客。

說的也是,放眼一看,鄂、邰、闞、宓等姓氏就在眼前,朋友說有許多連讀音也不清楚,不過有一個姓氏,一定知卻未遇上這個姓氏的朋友。還以為是什麼稀有姓氏,原來是姓「党」。

其實不少朋友的姓氏比較冷門,但大家又熟悉的如:涂、查、饒、晁等。看到一個更特別,福姓。還以為錯放在姓氏區,卻原來又真有人姓福的。店員說也真遇過一個姓福的客人,買了這款福姓利是封。

當然少不了看看「林姓」利是封。林字也夠簡潔,兩個木。也不要以為簡單,愈是簡單愈難設計。之前有間賣3D利是封的店子,將林字的雙木,突顯出來,有視覺效果之餘又有質感,看來別有氣派。

原來除了「福」之外,也有「幸姓」,如果兩家結聯,名副其實「幸福」聯婚。生下來的孩子,就叫幸福兒好了。

用有姓氏的利是封,除了是自家介紹外,對外國人來說,可以來個利是教學法,叫他們認識你的姓氏。正如自己的「林」字,已可以用兩顆樹去形容,也可以讓他們認識中文字的構造,跟英文一些拼字法,異曲同工。

[林燕妮]

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雪山難行


雪山難行

22-12-2015

天氣轉冷,除了工作外,已不想在街上逗留太久,最佳娛樂是開了暖氣機,躺在床上看iPad,將寒氣驅於門外。

然後,看了不少有關攀登雪山的YouTube。也真佩服攀山者,高不怕,冷不怕,憑一股衝勁,一步一步的往上爬,有些山簡直不似山,似一道牆,直直的令人吃驚。

但攀山者用抓輔助一步步的往上行,少一分氣力,少一分意志也不成。作為觀眾,不時為他們的驚險而叫了出來。

自己愛滑雪,從雪山滑下來的感覺非常愉快,大雪在自己腳下,左右搖擺,成個S形的跑手,那一種快感,一定要試過,然後成功過後,才可以完全領略。

不知天高地厚,是自己的心態,經驗豐富的滑雪者,知道山勢,哪兒最凶險,在他觀察之下,大多錯不了。自己這個並非高路段的滑雪者,經常作出挑戰,也可以說是自己帶雪具亂闖危險地也不知道,幸好福大命大,有驚無險。

攀登珠穆朗瑪峰是不少攀山人的夢想,能夠成功登頂的,大多可喚作勇士,因為不少登山好手,最終失敗喪命。

據說攀登珠峰必要遵守「兩點鐘規則」。登頂時間一定要在下午兩點鐘之前完成,否則就要回歸,再次部署。失敗以至死亡的勇士,多在八千米以上高度出事,雪崩是最大原因。這是攀山者的剋星,甚至有個名稱,喚作「白色雪龍」。大量的雪由斜坡表面快速下滑,由於雪塊突然移動,引起霧雪情形出現,有如山泥傾瀉,大雪傾盆而下,造成許多傷亡。

除了雪崩外,也會有冰崩的情形出現,那是正在融化的冰塊在移動時,順道將上面的冰塊帶動,造成崩塌。

滑雪是件開心事,但危險度也高,必須有朋友同行,如果尚未純熟,最好請一位導師作伴。自己滑雪多年,原來有一兩個動作不太正確,直至一次,導師一看,立刻指出錯處,也就是那麼的一說,令我的滑雪技術提升不少,起碼,跌得安全,滑得暢順。

[林燕妮]

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成功教育法


成功教育法

21-12-2015

政府官員說自己每天讀書三十本,引來市民嘩然,於是不少人立刻來個計算,為官員來個「豪讀」的研究。

後來,得知這位官員說自己讀書三十本,是包括雜誌在內,單是吃飯時候已經可以看完兩本雜誌。真相終於解答到,他的書,內容不一定是文字小說長篇類,而是照片圖畫充斥的雜誌也計算在內。不過,除去睡眠時間,一天剩下十六個小時,能夠以三十本書籍穿插其中,也真令人佩服。

只不過,自己一定不可以跟官員一樣,食飯時也看雜誌,第一是自己不習慣,吃飯就是吃飯,特別是家中管教,不可以聽電話,甚至是要待其他成員都吃過飯才可以離開飯桌,所以,要在飯桌上看雜誌是不可能也。除非有時候上茶樓,時間太長或要邊吃邊等時,才可以稍微破戒。

至於說,廢寢忘餐的不停看,也只有在大學時期稍為放肆,也因為要追看的書籍特別精彩,才有不眠不休、只吃朱古力批的閱讀情出現。

讀書多與少,不能以量來決定,應該以質去衡量。而且,也要看吸引能力。正如不少父母,強迫孩子讀書,硬要他坐在書桌前,原來是身在心不在,連神也不在,這樣的假讀書,既浪費時間,也浪費父母安排。

讀得書多又如何,讀到不少學生,辛辛苦苦考上大學,也有讀到持有教授資格人士,一個不如意、不開心,便自我結束生命,令人惋惜。

還記得朋友說的一段話,她是個飯王,結果一日,她的母親恐嚇她說,吃那麼多飯,遲早變飯桶,自此以後,朋友每次只吃一碗飯,以示自控。

吃得飯多變飯桶,讀得書多會變什麼?算是個胡扯好了。只知道,修身才是正道,見過不少公公婆婆,他們說話有理,分析時事獨特,連財經金融也一樣,語語中的,還以為是工商管理高材生,原來是自修而成。不反對讀書、不反對考試,不過,量社會力而為,在人生成績表上取得A,將學習變成樂趣,方算成功教育法。

[林燕妮]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乞人憎


乞人憎

20-12-2015

有人問,如果跟一個「乞人憎」的人共事,有什麼好方法對付。

乞人憎是廣東話,也即是討人厭的意思。做人討人厭,自然不會受歡迎,愈不受歡迎,便會產生不平衡心態,疑心大,以為其他人在杯葛他,有節目不預他,甚至以為有人背後說他壞話。整天活在自我之中,漸漸看什麼事也不順眼,覺得身邊的人都是「乞人憎」,沒想到自己的行為,完全不討好,在其他人眼中,會覺得他是個自私的個體。

要改變一個「乞人憎」的人,也不容易。至於說如何對付,根本不用對付。如果他是個乞人憎的人,相信你不對付他,也有不少人會對付他,不用操心。如果他是個只乞你憎的人,則雙方也得來個檢討。

可能是你的主觀,覺得對方事事跟你對幹,於是,漸漸成了種不自覺的習慣,他說對時,你會反對,同樣,你說對時,對方也會來個反擊。雙方變了對人不對事,那是工作上的大忌。

其實,在公司內,大家相見相處的時間隨時比見家人更多,與其跟其他同事格格不入,何不互相互勉,大家幫忙。

討人厭容易,討好人也不一定人見人愛,有些人十足擦鞋仔,見高拜見低踩的同事,更惹人討厭。最怕遇上搞小圈子的下屬,職場和氣萬事興,將自己份內的工作做好為先,如果遇上真有需要幫助的同事,不妨礙自己工作下伸出援手也無不可,最怕是幫人幫得忘形,幫得越位那就變了「乞人憎」。

做人也真不簡單,完全是做到老學到老,就算退休,更加不要跟社會脫節,又不可以恃老賣老,你的經驗好,但新的技術會為業務打開新的大門,那時候,你要保持繼續了解、學習新科技的心,始終,科技是由人控制,千萬不可本末倒置。

能夠做個討人歡喜的人自是最好。不過在未學會如何令其他人喜歡自己之前,最重要的是先要學會令人不討厭自己。做個萬人迷,總比討人厭對得起自己吧。

[林燕妮]

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

什麼最親


什麼最親

19-12-2015

因財失義的例子多不勝數,在可能範圍內,也不贊成合資式做生意。始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行事方式,十足賭徒一樣,未開彩時個個雄心萬丈,自以為眼光獨到,結果是開賭的成大贏家,賭徒永遠失多於得。

朋友間因金錢發生問題,特別可惜。見過不少本來是好朋友的人,因為失財反目,有些甚至拋下句生死不相往還的說話,聽者心痛,難得可以成為朋友,更可以合作做生意,本來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可惜有因為生意不好而互相埋怨,有些則是因為做得好而互出意見,結果一位退出,另起爐灶,明明是朋友,反面便成敵人。想來也覺可惜。

朋友互不往還,也不是什麼回事,始終,朋友就是朋友,大不了成了好朋友,如果因事反面,各不相讓,互執一詞的,那就各行各路,傷心一陣子後,終會恢復過來。

不過,親信之間因財失義,最叫人覺得可惜,甚至不值。難得可以成為親屬,甚至親如兄弟姊妹,卻因父母留下的資產而衍生家庭大風暴。有些甚至有父或有母在堂的,一樣官司照打,實行拼個你死我活,誰也不肯讓誰半步。讀到這樣的新聞,令人惋惜。

正如有七十多年歷史的「鏞記」酒家母公司,因為兩兄弟最終未能達成協議,已進入清盤程序。

不少食客對鏞記酒家最後的結局,覺得可惜,有些更擔心會吃不到鏞記靚燒鵝。此事至今仍有絲絲希望,大家也希望兩家人可以和為貴,始終,他們都是承繼父親,萬一最後將名店輾轉間轉到其他人手上,相信最傷心的自是甘老太太。

中國人傳統思想是可以將自己創業代代承傳,沒想到才不過一代,已經發生這種事故,也不要以為成立什麼基金可以管理一切,原來一切不會盡如人算。

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但兄弟不同心,再難一家親。遺產是死物,但所具殺傷力令人意想不到,刀光劍影下,刀劍穿心。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