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夢中人


夢中人

19-1-2016

夢中,失了兩袋書,非常急,叫司機又打不通電話,走在街上一臉茫然,失了方向感,截車又載不,總之,走來走去,還有一列輕鐵小車在眼前晃動,不過又沒有站停下來,折騰了半個晚上,終於醒過來。

似乎走了許多路,躺在床上,剛才的驚恐依然,不過,知道是夢之後,反而覺得驚喜,雖然不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但一番惶恐之後,安然無恙,也就笑起來。

高床軟枕,加張暖暖的被,是人生一大享受,忽爾又想到電影《復仇勇者》的情節,雪山孤獨的行者,假如是自己的話,相信未復仇之前,早已死在雪地之上。

不過,我倒不會「等」死,我們一直走,城市中可以迷路,雪山中白雪皚皚,更加不會煩惱,因為更加沒有方法認路,那就認命地一路走,好彩的遇上救援站,不幸的葬身於雪地中,然後在想,可能五千年後,甚至更早,因為全球暖化關係,然後發覺,自己原來沒有死,只不過被雪藏而已,只不過,世界也許已不一樣。自己重生不等於認識的朋友、親人也重生,看來得重新去適應另一個世界,展開生命另一次歷程。

有記憶好還是失去記憶好,我想有總比沒有好,起碼在孤寂的旅程中,有多多少少的回憶陪自己,總比全無感覺、只知日過日的來得實際。

許多人說不要再有生命了,做一世人已經足夠,如果生命有take two,自己不會抗拒,首要條件是,不要悶,我喜歡多姿多采的生活,朋友是少不了的玩伴,有吃有喝有玩樂,我要個比今生更豐盛的人生。

被雪藏之後重生,成了個解凍人也不錯,也許,整個地球已產生極大變化,再沒有地域界限,天下一家,為生存而生活,為尋找快樂而生活。

總之,不要給我《復仇勇者》的自我求存式生活,太辛苦了,又要防野獸,又要防雪崩,最可哀的是要防身邊人,如此要命的生活方式,不要也罷。想到這裏,還是再做夢中人,過夢中生活也不錯。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