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生死也一生


生死也一生

10-4-2016

閒談生老病死。朋友問我怕死嗎,我從來不怕死,但怕痛。除了怕痛之外,就是怕要面對那病得支離破碎、生不如死之前那段日子,想來也覺得是太恐怖。

能夠一病就死,可以說是福氣,不但是自己福氣,更是家人福氣。孝順是做人美德,但我相信,什麼事物也有個底線。

有個朋友的姐姐,在四十多歲那年,晚上在家仆倒,死是死不了,但成了植物人,輾轉多年沒有起色,在療養院過了五六年,朋友每星期探望她一次,每次說一大堆話,只不過近年也不知說些什麼。她的姐姐有子有女,出事時兩人仍在求學階段,兒子晚晚到醫院為母親按摩,去年兒子結了婚,往醫院的次數減少很多,這也難怪,每個家庭都有應付不完的問題。

睡了不再起來,是人生一大好事。外婆也是在午睡中去世的,想她一生剛強,一人扛一個大家庭,能夠安然而去,是上天對她的一種嘉賞。

我認為沒有生趣、只有痛苦的生命,也真沒有意義,見過那些躺在病上,一動也不動的,其實就是個活死人。好諷刺,也活也死,究竟是生還是死。

安息就是平安地休息,如果硬靠藥物或其他方法延續生命是一份恩賜的話,那是人間悲劇。不能吃不能睡,連移動身體也沒有力氣,根本是自我博鬥。那是生理上與心理上的病苦,想說也說不出來。

人生就是一場過客,快快走完是一生,慢慢等待到結束那一日,也是一生。然後,大家覺得平等吧,一歲死與一百歲死,最後都是死。

只不過,人生有許多階段是需要經過的,有幼年、青年、中年,然後經歷老年,跑一場完整的人生馬拉松;借一個軀殼,用不同面貌走過一生。

有個朋友常說,已經告訴家人,要千真萬確的證明她已死,最好叫醫生多打一支必死針,她怕的是人人以為她已死,而自己知道自己尚未完全死的感覺,正是死不如死。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