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烏龍


烏龍

22-1-2016

每個人都有烏龍的時刻,只不過有時自知,有時不自知。好彩的有人提點,將烏龍事補救,否則成了個笑話。

無傷大雅還好,如果涉及一些資料,那就麻煩。正如我們寫稿的,在蒐集資料時可能出錯,甚至在稿件上作出修改時,烏烏龍龍的,隨時上文下理不通。那就真要靠守護文章的「龍門」編輯出手,提出問題所在,然後將一些疑點修正,那就編輯作者皆大歡喜。

那時候交稿後,稿會落到執字先生手中,將字粒合併,砌圖一樣,將稿件印出,然後,下一個把關人就是校對。校對的工作位置,有如後衛,有什麼出錯,先校正出來,十足化解對方攻門一樣,守一關,再交到編輯手裏,然後文章可以安全面世。

將編輯寫成守門員也不錯吧,特別是編輯小姐大名越慧,每次看見,自己也會說,一定不要「越位」。

說來也搞笑,自己喜歡看足球比賽,但每次身邊朋友說「唉,越位」,「越位了,可惜呀」。自己對什麼叫「越位」也真弄不清,有時候又聽見什麼「裝一個越位陷阱」時,也真烏烏龍龍。直至一次,問我的小男友,在他的解說並差點有示範下,才明白越位是什麼回事,現在看起足球比賽時,可以更加投入,也可以跟朋友一塊兒叫起來。

擺烏龍也真尷尬,球員將球踢入自己球隊龍門時,簡直想找洞鑽。不過,原來「烏龍」不是「烏」的「龍」,而是一條狗。

據說唐初道士韋藥王有條狗,名字叫「烏龍」,後來藥王成仙升天,那條烏狗化成一條龍,讓他騎龍升天,於是後世有烏龍之名。但輾轉變成糊塗、冒失的意思,也是烏龍的另一種解說。

烏龍茶是青茶其中一種,經過發酵,綠葉紅邊,既有綠茶的清香,又有紅茶的甜醇,著名凍頂烏龍,是茶中極品之一,自己也喜歡烏龍茶的茶香,不過朋友說烏龍茶有減肥功效,甚至可以抑制細菌滋生,預防蛀牙,說來,烏龍茶也真有特別用處,不妨多喝幾杯。

[林燕妮]

兩則新聞


兩則新聞

21-1-2016

讀到兩則涉及「死亡」的新聞,令人心裏極不舒服。

一個才八歲小男孩,十分鐘前仍開開心心,跟父親同遊同玩後回祖父母家,沒想到就在父親往泊車時,小男孩倒地猝死。

近年「猝死」這個名詞也真氾濫,也是叫人感到驚慄的形容詞。通常死者大多身體沒有多大病痛,甚至生活正常,保健身體,愛做運動,但往往會在運動時或運動後出事,運動時教練大多認為,千萬不要勉強自己,慢慢的加,比急速增長來得安全。

剛才見過對體重管理有一套見解的教練。他說控制體重與身形,除了飲食之外,就是做運動,飲食要控制得好,不是單吃蔬菜便可,蛋白質最重要,甚至脂肪也要一點點。而且,不少人在開始時狂減,一下子瘦了十磅二十磅便非常高興,偶一放鬆,立刻反彈,隨時多一倍還你,那不是得不償失,而是得超所失,令人泄氣。所以,教練認為,目標減三十磅,那就由一個月減兩至三磅開始,大約兩三個月後,身體自然調節,隨時四五磅的減下去,欲速則不達,這是體重管理首戒。

說回那段新聞,小男孩猝死,有待死因確定,大家只可以小心觀察身邊的大人小孩,因為不少隱性疾病,或者是遺傳所致,不現身就沒事,一出事就變大事件。

還有一段新聞是個十四歲的大男孩尋死,結束生命成功,留下家人痛悲。又是學業成績問題。大男孩十四歲,應該是個無憂的快樂年齡,也許是家人對他的寄望,甚至是自己對自己的期望,達不到要求時,以死解決問題。

每次讀到因為成績不佳而尋死的新聞時,總有許多為什麼在腦海中出現。難道人的一生,是被學業成績所控制,讀書成績不好,就要結束生命。是被迫還是太脆弱,承受不到挫折,還是過不了家人或者自己的界線。

生命結束,也就完了,留下來的,是親人的連綿悲痛,也許,不單是社會缺乏溝通途徑,家庭裏學校間,同樣需建立一道橋樑,好好將情緒輔導。

[林燕妮]

夢中人


夢中人

19-1-2016

夢中,失了兩袋書,非常急,叫司機又打不通電話,走在街上一臉茫然,失了方向感,截車又載不,總之,走來走去,還有一列輕鐵小車在眼前晃動,不過又沒有站停下來,折騰了半個晚上,終於醒過來。

似乎走了許多路,躺在床上,剛才的驚恐依然,不過,知道是夢之後,反而覺得驚喜,雖然不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但一番惶恐之後,安然無恙,也就笑起來。

高床軟枕,加張暖暖的被,是人生一大享受,忽爾又想到電影《復仇勇者》的情節,雪山孤獨的行者,假如是自己的話,相信未復仇之前,早已死在雪地之上。

不過,我倒不會「等」死,我們一直走,城市中可以迷路,雪山中白雪皚皚,更加不會煩惱,因為更加沒有方法認路,那就認命地一路走,好彩的遇上救援站,不幸的葬身於雪地中,然後在想,可能五千年後,甚至更早,因為全球暖化關係,然後發覺,自己原來沒有死,只不過被雪藏而已,只不過,世界也許已不一樣。自己重生不等於認識的朋友、親人也重生,看來得重新去適應另一個世界,展開生命另一次歷程。

有記憶好還是失去記憶好,我想有總比沒有好,起碼在孤寂的旅程中,有多多少少的回憶陪自己,總比全無感覺、只知日過日的來得實際。

許多人說不要再有生命了,做一世人已經足夠,如果生命有take two,自己不會抗拒,首要條件是,不要悶,我喜歡多姿多采的生活,朋友是少不了的玩伴,有吃有喝有玩樂,我要個比今生更豐盛的人生。

被雪藏之後重生,成了個解凍人也不錯,也許,整個地球已產生極大變化,再沒有地域界限,天下一家,為生存而生活,為尋找快樂而生活。

總之,不要給我《復仇勇者》的自我求存式生活,太辛苦了,又要防野獸,又要防雪崩,最可哀的是要防身邊人,如此要命的生活方式,不要也罷。想到這裏,還是再做夢中人,過夢中生活也不錯。

[林燕妮]

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照片


照片

16-1-2016

朋友說在網上看見許多我的相片。

一點也不出奇,科網世界是有這樣的不成文,每個人或多或少也有個紀錄。

相片,對自己來說,拍照多,但留下來的照片,其他人可能比自己更多。其他人的意義廣泛。有時候,遇上熱情的讀者,說要跟我拍個照片,也就拍了。其實也不知是什麼樣兒,因為我沒有收過相片的複製本。

也沒有關係,留下來也好,沒有留下來也不壞,自己最近留下的,是領取證件的照片,一次四張,用了一張,還有三張剩下來。想起來,現在影證件照片比前多了許多規格。明明去那些打「影證件相」的店子影了相片,隨時還是不合規格。唯有在領證件的地方再影,又要見額頭,又要見這樣那樣的,比許多攝影大師要求還要多。還是影身分證方便,嚓一聲,就是自己在身分證上的樣子。

幸好,證件相片效果多數不俗,因為多是沒有化妝的,影出來效果更好。想到以前家裏工人的床頭照片,紅紅的嘴唇,紅紅的胭脂,簡直一見難忘。

還有珍而重之的結婚照片,我有過一整本的,但已經扔掉,別人可能奇怪,但自己卻沒有想留下的感覺,反正也不知會左收右藏的放到哪裏,不如棄掉。

結婚那天於自己來說是一塌糊塗,整天給人擺佈似的,由頭髮以及化妝,有點身不由己,特別是一早便得起床,人仍在睡夢狀態,人家叫我行便行,坐便坐,有點渾渾噩噩,看來自己可以算是最糊塗的新娘。直至今日,已記不起過程,只知道很忙很累,晚上眼睛也睜不開來。

唯一記得的,是那襲婚紗很美麗,本來應該可以互相輝映,但精神狀態不足時,人就胡胡混混,傻傻獃獃的。

照片給人的感覺是記憶。是的,某一張照片,總會帶給人回憶,相中人的顰笑,正反映出每個人生階段。至於說,自己心中的那個他,沒有相片,但有記憶,一言一動,就在我心記憶之中,清洗不去。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