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歌者與歌


歌者與歌

23-9-2016

朋友說剛看了《走音歌后》,梅麗史翠普加曉格蘭特。影片是說一個為音樂而生的走音歌唱熱愛者的故事。一個對自己充滿自信,卻又唱得糟糕的歌手,對音樂的堅持,對歌唱的熱愛,令她在英國音樂史上佔上一位。

曉格蘭特是我喜愛的英國演員,朋友說靚仔型男也不禁添上不少歲月痕。片中的他,為愛人奔走勞碌,甚至隱瞞許多事實真相,那是愛的表現,跟梅姨對戲,演她的靈魂伴侶,是對適合的配對。

朋友說每次看梅姨練習或演出時,笑得眼淚也忍不住,然後她說會想到如果我唱歌,也許是這個模樣。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五音全但唱不準的歌手。所以自己常說自己唱不了但有手可以寫下心裏的歌。看見聽見其他人以至天王巨星,開聲時要氣有氣要音有音,也真只可以羨慕,自己幾乎說話時也上氣不接下氣,中醫師說我是肺虛氣弱型,那也沒法,專心做聽眾,歌在心裏唱好了。

唱不出好歌,但聽音準對我來說,毫無難度,也許是跳舞時必須的訓練,每一個節拍,配每一個動作,哪怕是極細微的,明眼人一看便知,絕不可以馬虎了事。

不過,跳舞對弱聽者來說,並不困難,那年曾經與一群有聽覺障礙的舞者在台上跳健康舞,他們拍子準確,絕無走步,原來他們是靠音頻的震動力去配合舞步,總之,司儀不說出他們是弱聽,台下的觀眾不會知道,那是音樂的能量。

自己是走音人,但不會是歌后,唯有承認的,自己是知音者,歌者與歌之間,有種不可切割的默契,正如聽眾會知道,每首歌都有它的主人,唯有主人才可以唱出,聽眾特別聽得入心。更多時候,由其他歌手唱出時,總有差一點點的感覺,就是那一點點,證明誰是那首歌的主人。

歌者與歌,正如演員與角色,都有奇妙的關係,也許可以說,那是既執著又藝術的人間配對。

[林燕妮]

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那一分


那一分

22-9-2016

解釋是件費心的事。為什麼不上班?身體有點不舒服。哪兒不舒服?沒有什麼,只是睡得不好,有點困倦。為什麼睡不好,有沒有見醫生?連串問題,將身體上的不舒服化成心靈上的不舒服,更加難解釋。

有些人就是喜歡問個明白,人家已經說明白,偏偏他就是不明白,彷彿認為人家還有事隱瞞他,然後,心情不好的反過來是他本人,幾乎要不舒服的病人去安慰他。

總有許多自封為了解別人的心理專家,以為說幾句,便可以探測對方心情,誰不知就是幾句話,出賣了他自己,那不是想了解,而是八卦,守不住秘密的人,最好遠離。不是說要將秘密告訴其他人,早認為世上沒有秘密這回事,只不過有些人最愛一比九十九的將事情擴大,因為在他腦海中認為你說的是秘密,加鹽加醋再烹調之下,成為了解專家。

對應這類人,最好還是少見面少對話,因為你不會知道對方的鹽醋分量,隨時還累了其他朋友,更加無謂。

做過不少訪問,位位巨星,見我,他們沒有不可說,對他們,我只當是朋友看待,付出一片真情與關心,他們肯說我自然會聽,不需要刻意去了解,因為一個真的巨星已在眼前出現,當然,作為執筆人,絕對明白什麼是讀者喜歡知道,什麼是不該發表。下筆時總會明白對方心意,既然對方信任我,自己更要珍惜那份不言而喻的真情交往。

關心一個人,不用特別解釋,有些人就是喜歡排斥人,也許是出於妒忌,那是不由自主的心態,不用介懷,世界上有那麼多人,總有跟自己有緣分的人,一起走下去。

所以,不要十分了解我,九分已經非常足夠,留一分給自己,可以自由一點,更可以無拘無束的相見歡,也留一分給我,令我覺得彼此留有餘地。

至於說,一知半解又如何,也不錯嘛,那種錯摸的感覺,也蠻有趣,人生就是不斷變幻,與其要了解一個人,不如先了解自己,原來發覺,自己正在練習要了解留下來那一分。

[林燕妮]


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我願意


我願意

21-9-2016

未有藥物之前,人的生活是什麼樣兒,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天天如是,生老病死,完成人生過程。

今日,科學進步,醫療藥物五花八門,病與醫兩者分不開,甚至可以說是你追我跑,今天病菌肆虐,醫療部隊四出研究,疲於奔命式的作戰,難得勝仗,暫且安寧,之後病菌再次出擊,攻防戰循環不息,人生就在生活與生病中游走,最後發覺,死亡就是最終結局,只不過死亡過程之中,可以延綿曲折,也可以是一條大道直達天堂或地獄。

醫學團隊的使命是擊退病魔,叫人康復,煉藥是個漫長過程,必須經過無數次失敗、無數次犧牲。不少病人總會遇上這樣的一個問題,你願意試新藥嗎?

說明是新藥,那就是試驗品,你願意試,那就一試,不願意試,那就依以前的治療方法走,治療是個過程,能否治癒,是個未知之數,以性命去延續性命,是個賭注,也可說是造福未來。藥物總有或多或少的副作用,這個「副」字,層面也大。小則是令人昏睡、腸胃不適、頭腦不清,大則是副作用執行有殺錯無放過的使命。正如不少治療過程中,藥物可以殺死壞分子之餘,也會令好分子無辜受牽連。只不過在別無選擇之下,身體內的好朋友需要作出犧性。

如果命是可以「賣」的話,我願意。賣得多少得多少,唯一條件是要有好的生命素質。藥物或可令人延長生命,但沒有活得健康的保證,往醫院病房走一趟,你就明白什麼叫做苦命。不是說病人辛苦,而是一種說不出的痛苦,躺在床上任人擺佈的場面比比皆是,如此的命,也真早賣早算。

不是消極,相反,人會更加積極,在身體健康時,想到如果活得沒有尊嚴與自由時,就要更加珍惜每一刻。生命中總有許多對錯,特別是有許多對的想法與做法,最後得出來是一個錯的結局。

都說是身外物,性命何嘗不是,如何處理、如何選擇,生命是每個人的權益,放棄與否,也是個值得商榷的話題。

[林燕妮]

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時間快慢


時間快慢

20-9-2016

時間過得快還是過得慢,沒有人可以給你答案。時間本身就是答案。天下太平與世界紛亂,時間還不是一分一秒的過去。那邊廂在慶祝新生命誕生,這邊廂在哭悼死者的過去,時間沒有變,沒有喜怒哀樂,如此盡忠職守,不理世事,完全我行我素。

所以說,沒有快也沒有慢。要計算的是需要時間的人,也可以是花草樹木,飛禽走獸,時間可以令他們成長,也可以令他們老去,甚至死亡。不過,時間就是如此瀟灑,沒有死亡兩個字,只有大家都計算的一千零一、一千零二……

原來數一二三時,也需要有技巧,十秒時間,過得很快吧,不過要數說時,不可以一、二、三的數,而是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那個一千,就是個緩衝區,正常的說,也就是一秒一秒的推算。基本上不快不慢,符合計算,那是兒子教我數算的方法,自己做過幾次試驗,說得也不錯。

一二三,是學問,加多一千,是學問以外的學問。你可以說是常識,但不少人就是不知道那個「一千」的重要性。

社會每天在變,常識增進是必須,手上的iPhone 6 plus,在iPhone 7面世後,成了手機過去式。電腦網絡、手機程式,日新月異,是現代人不會跟社會脫節的方法。不要小看這個小物體,它的功用多元化,自己仍未適應運用好先前的設備時,新的一部已經登陸,科技更新速度之快,令人吃驚,令我吃不消。

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放在今日手機世界,完全合。天文地理、世界大事、名酒美食,全在掌中尋。佛說中有一個尊號叫「世間解」,就是說哪管已經成佛,也要了解世間人情,否則就是落後,隨時被時代脈搏拋離。

從前讀書時叫常識,洗面刷牙保持生,今日已經進步叫作通識,涵蓋範圍上天下地,正事政事如何變,牛津大辭典又多納入幾多個潮詞,都是通識之內。活在這個世紀之都,不要被知識遺棄,才是融入生活的不二法門。

[林燕妮]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夢奴


夢奴

19-9-2016

有些人,不堪回首。有些人,縱然消失了十年又十年,卻似印在你的心內,你以為歲月可以減滅,想不到那是熾熱。

千樹柳,千絲結。怕行人西去,棹歌聲闋。黃卷莫教詩酒污,玉階不信仙凡隔。但從今,伴我又隨君,佳哉月。——辛棄疾

今年中秋後,終也看見明月天上掛,只不過,午夜過後,層層掩映下,十九年難得一見的閉月,十九年後又如何,大家也說不出,唯有自然景象,在科學推算下,為地球人訂下一個日子。

佳哉月,也公平,伴我又隨君,今日的你,有否明月相隨,今日的我,月隨我走遍屋內,抬頭總見他,微弱的光影,似在叫我不要害怕。怕的感覺叫人難受,你留下我在塵世中守未完的約誓,其實我想我們的未完結局是在另一生。我不知道今天你在哪兒,但我相信你會遵守情言一諾。你我的人生路,可說奇幻,可說曲折,你已找到你的桃花源,請在那兒守候,總有一天,情約他生。

為什麼總愛說三生,別人看我,早說我已做了許多人三生也做不了的事。我相信是,不過,一個人在一生內做三生的事,實在也累,好好的靜下來,回首有如天上月,伴我又隨君去,可能已是大家的第四生。

夢裏依稀,似看見你的身影,追追跑跑間,出了一身汗水,原來是冷氣給關掉,夢裏還相送,半日才知是夢。唯有急急換過另一套睡衣,但願可以續夢。當然,一切是一廂情願,夢的程式是一個夢蓋另一個夢。

做一個夢的奴隸也不錯,喜不會是真,哀也可能是假,睡了,活在個真假難分的世界上,潛意識產生許多故事,沒有因緣淺恨,卻原來,當局者迷。夢的境界既廣且闊,一次夢見一場大火,完全是彩色繽紛的場面,隨一個大爆炸,歸於平靜之後,自己繼續胡思亂想,沉沉大睡得不知人間何世。看來,從前睡的時間太少,現在久不久會來次大昏睡。也是好事,如果可以夢中與你牽手,何妨做一個夢奴,我夢何如可解愁。

[林燕妮]

月兒在那裏


月兒在那裏

18-9-2016

朋友約慶祝中秋,不過今年因天氣關係,取消上山頂賞月,倒不如簡單地到我家來個中秋晚宴。

剛沒有菲傭,自己又不是廚藝高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外賣食品。朋友說不用麻煩,一個盆菜已經可以。於是,朋友帶了盆菜,再加幾盒白飯,就在家裏開了個盆菜餐。

今次朋友買的盆菜,跟以前的有點不一樣,不是瓦煲形,是名副其實的一個盆,砌成一座小山似的食物,加熱後味道更佳。自己對鮑魚海參大蝦類興趣不大,每款輕嚼是意思意思,最有興趣的是芋頭與蘿蔔,經過肉汁滋潤,入口鬆化,非常美味,成了全晚的最佳盆菜食材雙冠軍。

食物的可愛處,不在於它的價值,而是給予食客的感覺,自己不擅煮食,卻有幸得嘗不少美食,兩頭網鮑、頂級白松露、美味魚子醬等等的味道,早已印在記憶內,所以,食物的味道如何,味蕾已作分析,當然也因人各異的喜好。

盆菜過後,吃了雪印提子加山梨縣水蜜桃,為這頓中秋大餐添了個完美句號,大家吃得飽飽的,聊,又一個晚上。朋友走後,看廳中那白兔及楊桃燈籠,沒有昔時洋燭照亮的危險,用那小電池式的燈光照明,是不一樣的燭光。

新世代的小朋友,已少接觸到洋燭點燈籠的緊張,自己也有失手燒了燈籠的時候,看燈籠被火燒了,救也救不來,唯有看它在眼前化成灰燼,有如往事,一把火之後,灰飛煙滅,惋惜已是徒然。

有人不喜歡節日,因為太多繁文褥節,但如果沒有了節日,日子似乎變得更加沒有意思,天南地北各散東西的家人,就連聚首見面的動力也會失去。活在當下,更要珍惜大家可見面的當下,否則有一天,你會覺得獨自一人的當下,原來是苦悶加孤獨。

朋友說在歸家途中,跟月亮打了個照面,只不過,自己坐在露台卻看不見月兒蹤影,也許,一切原來已在心裏。

[林燕妮]

迷走神經


迷走神經

17-9-2016

接二連三讀到人失平衡的新聞,不少人更是位高權重之士。希拉莉被肺炎出賣,隨時出現敗選危機。再之前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演說期間出現不適,又是步履不穩的幾乎跌倒,兩人都在休息句多鐘後表面復原。

之後,各國首要都開始關注健康問題,日理萬機及處理突發事件時,必需有強健的體魄支援。新加坡總理被醫生診斷為「迷走神經性昏厥」,就是迷走神經受到刺激後,令心跳減慢,甚至暈倒。相信總理是站立太久,血壓下降令大腦缺氧所致,看來他日有什麼長時間演說,也需預備椅子等道具。不過,傳道人仕隨時說上一兩句鐘也沒有問題,可能是他們可以行來行去,加上動作輔助,不會出現「迷走神經事件」。

人體組織千絲萬縷,你要了解百分之一百的自己是沒有可能,大病小病,隨時將你化成你不是你自己。也不要說什麼迷走神經,直情就是神經迷走,將自己引領到你以為是天國的地方,然後來個斷片,到此一遊止於自己的思想迷走。

算到藥物關係之上是最好的解釋。藥物最大的效用是要你睡睡睡,那怕是傷風感冒,發熱敏感,醫療第一步是給你一些導致你昏睡的藥物,也說明休息是治病首要。閒來爭取到沉沉大睡是件舒服事,但當一天又一天的要你處於迷惘狀態時,你會處於一個沒有時間的世界,何時何日,必須要問問你的手機,看看你的手表,然後發覺,時間早在醒與睡之間悄然過去。

工作時常說爭取時間,追趕死線,原來到某一天,你會發覺,時間就在你眼前,滴答滴答的逍遙自在,不用爭取,或者說,死線不用追趕,它會在前面等你。

恐龍威猛吧,到頭來已經絕地球上,相反,細小的生物如蟑螂螞蟻,千秋萬世的繁衍下去,甚至說,一隻小小的蚊子,已可以爆出白紋伊蚊、寨卡病毒等危機。細菌雖細,但破壞力之大,任你是英雄豪傑,也不得不臣服於病毒細胞之內,迷走神經,不是謊話。

[林燕妮]

迷走神經

17-9-2016

接二連三讀到人失平衡的新聞,不少人更是位高權重之士。希拉莉被肺炎出賣,隨時出現敗選危機。再之前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演說期間出現不適,又是步履不穩的幾乎跌倒,兩人都在休息句多鐘後表面復原。

之後,各國首要都開始關注健康問題,日理萬機及處理突發事件時,必需有強健的體魄支援。新加坡總理被醫生診斷為「迷走神經性昏厥」,就是迷走神經受到刺激後,令心跳減慢,甚至暈倒。相信總理是站立太久,血壓下降令大腦缺氧所致,看來他日有什麼長時間演說,也需預備椅子等道具。不過,傳道人仕隨時說上一兩句鐘也沒有問題,可能是他們可以行來行去,加上動作輔助,不會出現「迷走神經事件」。

人體組織千絲萬縷,你要了解百分之一百的自己是沒有可能,大病小病,隨時將你化成你不是你自己。也不要說什麼迷走神經,直情就是神經迷走,將自己引領到你以為是天國的地方,然後來個斷片,到此一遊止於自己的思想迷走。

算到藥物關係之上是最好的解釋。藥物最大的效用是要你睡睡睡,那怕是傷風感冒,發熱敏感,醫療第一步是給你一些導致你昏睡的藥物,也說明休息是治病首要。閒來爭取到沉沉大睡是件舒服事,但當一天又一天的要你處於迷惘狀態時,你會處於一個沒有時間的世界,何時何日,必須要問問你的手機,看看你的手表,然後發覺,時間早在醒與睡之間悄然過去。

工作時常說爭取時間,追趕死線,原來到某一天,你會發覺,時間就在你眼前,滴答滴答的逍遙自在,不用爭取,或者說,死線不用追趕,它會在前面等你。

恐龍威猛吧,到頭來已經絕地球上,相反,細小的生物如蟑螂螞蟻,千秋萬世的繁衍下去,甚至說,一隻小小的蚊子,已可以爆出白紋伊蚊、寨卡病毒等危機。細菌雖細,但破壞力之大,任你是英雄豪傑,也不得不臣服於病毒細胞之內,迷走神經,不是謊話。

[林燕妮]

中秋記納蘭


中秋記納蘭

16-9-2016

迎月之時未見明月,想起吾生知己納蘭性德的《蝶戀花》。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首悼亡詞,說到自己心坎處。人生添歲時,會發覺人世間沒有完美,永遠有遺憾。

就如天上的明月,一輪掛於天空,圓滿皎潔,只是,沒有人可以人月長圓,沒有事可以歲歲年年。錯悔多情,不是納蘭所願,更不是真情互愛的人所感。真正的愛情,沒有悔與不悔,如果你為一段情一生愛而後悔,那不是真正的愛。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帘說。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燕子依然,眼底風光留不住,一切都會埋在心內,不辭冰雪的心情,有莫失莫忘的情意結,珍重別拈香一片,永遠的心香,未成灰,寂寂燕子樓中,故園無此聲,回首處,無語記心情。

納蘭重情,對妻子、對朋友,不掩飾、不包裝,讀他的詞,永遠沒有過時感覺,反而情真意真的打進每個人的心扉之內。「一片傷心畫不成」,如何傷心,已經盡在七個字之中表達出,令讀者為他的傷心痛在心內。

「茫茫碧落,天上人間情一諾」。完全將心聲說出來,自然的心,自然的愛,天上人間,誰記他生。

一個文采風流、深得皇帝厚愛的人間富貴花,由於看到人世間的不平等、生命的不能控制,寫下了篇篇令人既愛復病的文章,隨手翻閱之際,彷彿知己在目前。身世悠悠,何必探問,在納蘭眼中,沒有貴賤之分,為他贏得難得友情,一日心期千劫在,守諾言,重責任,這是納蘭令人欣賞的另一面,千金易得,知己難求。

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活得精彩與否,納蘭性德活在世上才不過三十年,但留下的詞詩,超過三百載光陰。迎不到今年明月,思念到生命中的知己,已矣,一往情深。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