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如花美眷


如花美眷
19-8-2017

詩人讀到我的〈天生麗質十二少〉,說到哥哥張國榮的得天獨厚,更聯想到另一個叫人懷念的如花梅艷芳。

梅艷芳、張國榮、陳百強、羅文,全是獨當一面,至今依然在樂迷影迷心中留下一定地位,全屬香港人回憶的一部分。四人當中,梅艷芳的傳奇身世及至今日仍久不久會出現在港聞版之上的「新聞」,令人對這位百變歌星多幾分掛念。

梅艷芳百變,除了事業之外,她的一生也是變化多端。可動可靜,可以明艷也可以充滿童真。有時候聽她說話,表情加上聲音,充滿卡通味道,跟唱歌時流露的滄桑,截然不同。算起來,才走過短短人生四十載,但梅艷芳留下來的歌曲與電影作品,直至今日,仍是不少樂迷與戲迷的最愛。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當年一曲《似水流年》,流露出歌者與歌的配合,梅艷芳如泣如訴、百般無奈的歌聲,令聽者深深被歌聲感動,無淚也無言。

也曾聽過不少人翻唱這首歌,但總是少了那份——海一片,滿懷倦,無淚也無言——的哀怨。對梅艷芳,大家的感覺也會有「留下只有思念,一串串永遠纏,浩瀚煙波裏,我懷念,懷念往年……」。

可以說,阿梅的一生,奉獻給歌曲,奉獻給電影,在歌影界中,她得到輝煌成就,但在感情路上,經過的情路,也真崎嶇。也許,在藝術所得的成就,算是勉強填補她在感情上的失落。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這是梅艷芳對愛情的執著,驚覺相思不露,原來只因已入骨。

當年阿梅與日本歌星近藤真彥的一段感情,可說是愛得癡纏,愛得辛苦。兩個言語不通的人也可算得上是苦戀。阿梅逝世後,近藤真彥曾經多次拜祭她,算是無奈的憑弔。之後斷斷續續的幾段感情,大多因為阿梅名氣太大而為對方帶來壓力,無疾而終。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