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芭蕾以外的鍛煉


芭蕾以外的鍛煉

18-9-2017

小孩子看芭蕾舞,特別是小女孩,多是因為《天鵝湖》而起。小小心靈,總希望有日可以成為台上高雅的天鵝。

當年自己為「理想」,毅然打破錢罌報名上課,也是種義無反顧,沒有父母或大人伴報名的小女孩,可以說是個紀錄。也許是人細膽大,管不了那麼多,一鼓作氣,成為不少老師的門生。

想起自己那時懵懵的,而且全級只有自己不是念英文書院的,聽說同學們都是英語對話,自己唯有專心練舞,幸好芭蕾舞步每一步都有專用名詞,對我來說,反而沒有難度,依指令跳出每一步,已經不錯。

任何藝術,對一個人來說都是種訓練,甚至你可以說是磨練,自己做不成一個成功的舞者,但透過芭蕾舞,令自己的藝術觸覺寬闊,特別對日後的工作,可以為自己練成百折不撓的精神,那是無價的鍛煉。

從小接受什麼叫做好與不好,老師愈嚴格,學生愈會逼令自己做得更好,練舞時,受傷不會哼一聲,跌倒再爬起來更是平常事,總之,誰跳得最好或最差,都逃不過老師法眼,更逃不過自己的感受。

後來去了美國,視野更加廣闊,接觸的音樂層面更多,除了古典音樂,那時期的新浪潮音樂,更是另一種嘗試。很高興能夠考進大學舞蹈團,自己更是唯一東方學生,想起來,也要多謝我的老師Mrs. McComb,她很疼我,人也真奇怪,學生總會對疼自己的老師所教的科目,特別用心,特別勤奮,也許是被疼的關係,自己的「舞藝」可說跨了一大步,跳得渾身是汗也不覺得累。跳得天昏地暗,由黃昏練習到晚上也不是問題。

勤有功,練得愈多,發揮愈好,大學時期,練舞佔了我不少時間,相反,做功課倒是得過且過,幸好年輕時也真有過目不忘的本領,考試對自己來說,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總之,有時間讓我跳舞,讓我拍拖,那就可以。

直至今天,芭蕾仍是自己所愛,那是說不出的感覺,有如初戀,永遠甜蜜。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