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看報紙


看報紙
1-9-2017

幾歲大就開始看報紙了,那變成了天天的習慣。

怎麼會開始呢?因為爸爸媽媽都看報,媽媽也讓我看,她沒指定我看什麼,總之整份報紙隨便我看什麼便看什麼。

忘了幾歲大開始看報紙了,只記得不止是看兒童天地,老是整份的看。旅行時住酒店,最不習慣的便是沒有報紙看,即使有也是當地報紙,當然沒有香港報紙。

報紙是我的好友,每天早上第一樣看的便是報紙,既知道世界新聞,本地新聞也詳盡,副刊我也看的,可看的東西太多了。每份八元的報紙,提供了遠遠不止八元的資料。

我也替報紙副刊寫稿,由二十多歲一直寫到如今了,沒試過完全不寫報紙的日子。最多時一天寫三份,那是樂趣來的。寫稿為了正確,令我看多了很多書,這是寫稿對我的好處。

報紙編輯最怕作者不交稿,那末副刊便得找稿去填了。我脫稿的理由很少因為沒寫,而是因為交稿有問題,交不到編輯那裏去。編輯通常沒空催稿的,你不交他便找另一篇填上去。

讀者是不接受常常斷稿的專欄的,所以寫專欄的人,大都天天有稿。有人問,天天寫稿,哪來那麼多內容?事實上內容真是天天有的,我寫稿已寫了三十多年,真的沒有一篇是相同的。其他寫稿人也一樣,總是有不同的內容,因為我們要寫稿,所以對什麼事情也留意得多。

寫了一篇好稿是很快樂的,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讀者。寫了一篇平常的稿便是平常心吧,寫了一篇不好的稿卻是十分不自在的,幸而這種情形很少。

那末稿刊在報紙上我自己看不看呢?一定看的,在印好的報紙上看跟在原稿紙上看感覺不同,何報紙副刊有其他作者作伴侶。其他作者的稿我也看的,雖然大家不認識,但文字卻是認識的,有些作者同頁了十年八年,文字一看便認得出來了。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