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永遠的同學會


永遠的同學會

2-9-2017

中學畢業了幾十年,我們的中學同學會仍在的,少年時代的感情最真,完全不計較利益關係的。

今天我們剛好同學會午餐相聚,是平均科款的,並非由最有錢的一個請客,就像念書時,個個一樣。

這樣的感情是很難得的,長大了之後根本不會再遇到,所以我們每一次都牢牢記住,我們是什麼社。

我在香港真光女子中學念書,入初一時才十一歲多,同班同學年紀較成熟的也不過大兩年,是的,十三歲念中一會讓同學當是長輩的了。

中學畢業之後,就沒有長輩晚輩之分了,都是老同學,說什麼都可以,到底同學了五六年,性格如何大家怎會不知道。

真光是很老實很樸素的學校,亦是基督教中學,做真光學生,不需要必定是基督徒,但《聖經》課每星期都有的,所以真光女子雖不是基督徒,也對《聖經》十分熟悉。雖然我仍未洗禮,但最熟悉的宗教就是基督教了。

為什麼我沒有洗禮?因為比起其他同學,我不算是個很好的基督徒,對宗教課也不太認真,自覺沒有資格洗禮,那末一拖便拖到如今。

在中學的時候,天天未上課之前都全校到聖堂,聽每天不同的老師講道的,所以我們對基督道不可以說不清楚。學生中並沒有反教的分子,要是反對,她大可不在真光念書,但真光是間很好的中學,除了上課之外,吸收了美國基督教學校的傳統,總是離不開宗教的。

雖然如此,學校從來不逼學生信教,一切由學生的內心自發。這是很好的,因為被迫去信便沒什麼意思了。

其實信什麼教都是好的,至少不欺不騙,對人盡量地好。要是逼得太緊,學生們反而會以宗教的名義去逼別人聽他的話,所以我覺得學校做得很好,你信便信,不信便不信,總之做個好人。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