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說傭人


說傭人
23-9-2017

新傭人來了我家也有幾個月,朋友問我今次這個菲傭如何,不錯不錯,起碼比我之前那個好許多。

之前那個履歷上寫得很好,照顧家中大小評分也高,沒想到,來到我家後發覺貨不對辦,也不能說辦,而是工作不對履歷,而且做起事來戰戰兢兢,話她又怕嚇到她,以為給她時間適應,沒想到適應了幾個月也不成。最要命是她煮的飯沒有味道可言,已經嘗試給她一堆食譜,見她非常專心閱讀,但煮出來的菜還是沒有味道。

自己有時吃一兩啖飯加點菜就算,無意間的來個纖體,但兒子卻不成,根本吃不飽,於是晚晚消夜,吃出個小肚腩。有時更特別多叫一些作午餐。朋友說我不懂燒飯煮菜,想教她也難,有一天,兒子說「send her to school」好了,請個傭人供她上烹飪課,似乎不合邏輯,也不划算,我們不過兩個人,對菜要求不高,到時學了些九大簋,對她來說是無用武之地。

送去學校不成,唯有依足條款將她辭退,因為兒子有天見她連開罐頭也不會,覺得她全沒有廚房概念,也就算了。

請傭人,菲傭也好,印傭也好,也真要睹運氣,早期請的菲傭,有規有矩,全然不用操心,之後良莠不齊,那個偷了我百多萬財物的菲傭,實在令我有傭人恐懼,於是,曾經有一大段沒有傭人真空期。幸好自己胃口不大,簡單是一餐,麥當勞也是一餐,有需要就約朋友往外大吃一頓也可以,自己一個人處理一個家,沒有大問題。

倒是懷念家中有順德媽姐的年代。黑褲白衫整整齊齊,而且洗熨得乾淨,令人舒服,而且也不用特別訓練,自有一套禮儀,老爺少奶叫得清楚,男少主不是大少二少那樣簡單,而是大官二官的,女少主是大小姐二小姐,總之,「分門別類」的叫法,在今天來說可能已是絕響。而且,她們對主人是忠心耿耿,很多是做足一輩子。想再知道以前傭人的分工,找些粵語長片看看,那是歷史紀錄。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