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惦記妹妹


惦記妹妹
25-9-2017

不知幾時,襯衣上竟有幾點血漬,想是剛才切水晶梨時,不小心了食指頭,血止了,卻原來有幾點濺到襯衣上。

每次見到血漬濺到衣物上時,就會想起妹妹的說話。「血漬要用冷水洗,不要用熱水洗。」每次見效,成了自己清洗衣物上血漬時的殺手

想起妹妹,總有種說不出的惋惜與心痛。剛在史丹福環境工程學畢業,投入工作才不過兩年,發現自己患上癌症,這個打擊對她也大,不單是她,包括全家人。記得她還對我說:「早知如此,就不用那麼用心讀書了!」語氣像為大家開解,其實內心的酸痛早已滲在語句內。是的,我們都會說,為什麼是她,如此青春少艾,往後的日子,令我們更加為她的堅強而痛心。

那次清洗血漬的事故,深深印在腦裏心上。那是我這烏龍王,走進病房後,不知怎的將那掛鹽水、藥水和一包血漿的鐵架撞倒,砰的散碎一地,房內醫生護士都嚇傻了,而我更是不知所措。

也不知如何收拾殘局,只見妹妹抱那個被血漿濺紅的白枕頭從浴室走出來時,但見那枕頭已回復雪白模樣,妹妹笑笑跟我說:「姐姐,血漬要用冷水洗,不要用熱水洗。」看她這麼一說,將全個房間的繃緊氣氛放鬆下來,而我則少了剛才的尷尬。

只是,電療化療令妹妹的頭髮掉光,她的頭圓圓的像個小尼姑,依然漂亮,沒有頭髮就戴假髮。記得我還替她的假髮穿上珠子,那年非常流行的,戴在妹妹頭上,全然不覺得是戴上假髮,妹妹開心得抱我大笑。那時候,全家對妹妹的病情甚為樂觀,相信她一定可以康復過來。

世事總有遺憾,那是人生中的不能避免,對妹妹病情樂觀的我們,不得不接受現實。爸爸和媽媽到美國將妹妹帶回港,初時精神奕奕,還以為可以康復,沒想到一切是曇花一現,上天就是開了個大玩笑,可能妹妹太可愛,天使隊伍要立刻將她召引入內。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