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貓奴


貓奴

14-9-2017

朋友近日變了「貓奴」,忙得她頭昏腦脹。

事緣朋友的媽打算為家中老貓添個伴,剛巧有行山朋友說有小貓可送,於是,朋友往接小貓回母親的家。

沒想到小貓是貓男,跟朋友媽家中那隻貓男「相衝」,朋友說,那晚她帶小貓到母親家後,那隻老貓竟然「兇」她,還發出不友善的嘶叫,看來是投訴朋友為何帶回一隻小貓男。

朋友媽知道不是小貓女,有點失望,而且更失望的是,那是隻小黑貓,朋友說覺得母親有點不喜歡黑貓,於是說不如先帶小貓回自己的家,待做好一切手續再算。

小黑貓成了朋友家中一分子,於是,朋友又多一份工作,照顧貓起居飲食。小黑貓活潑但頑皮,左跳右跳,晚上又會跳到朋友身上,弄得她睡不好。幸好小黑貓也可愛,又黐人,朋友的丈夫與兒子也寵牠,為牠取名「小寶」。

原來「小寶」跟朋友丈夫以前養的一隻黑貓相似,怪不得完全可以接受這隻小黑貓,讓牠成為家中小霸王。

朋友說這小霸王胃口奇佳,一天可以吃掉一罐貓糧,雖然兩個月大,但已可看出是隻名副其實「為食貓」。話說一次朋友將嘉應子的包裝紙跌在地上,過不了多久,發現那張殘留一點嘉應子汁的包裝紙,被「清潔」得一乾二淨,這小貓的饞嘴程度可知。看來,有待牠做了絕育手術才可以安定下來。

才處理小貓,朋友媽家中那隻老貓又病了,朋友又得帶牠見醫生。主要是皮膚病,老貓彷彿自殘地將自己身上的毛咬下來。見醫生後,原來是食物敏感,於是,需要打針吃藥,還要「戒口」。朋友說這是最難的,因為老貓是她母親帶大,常常餵之以雞肉、豬肉,想是吃得太多有味道的食物,形成敏感,而且出現舌頭潰瘍,朋友說看見老貓的樣子,也真心痛。而且,那間貓診所其門如市,主人都為貓兒染病而憂心忡忡,其實,貓病跟人病沒多大分別,又是高血壓,又是腎衰竭,總之愈聽愈心慌。



 [林燕妮]
   
http://life.mingpao.com/image/shim.gif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