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冷暖哪可休


冷暖哪可休
9-10-2017

按手機facebook,忽然出現LeslieDanny同台唱歌一段。兩個好朋友,兩個令人懷念的歌星,難得同台共唱,令我完整地看了整個片段。

Danny,活在情緒忽高忽低的思潮內,大家都很愛護他,只是他的情緒連他自己也控制不了,情緒低落時,隨時將自己隱藏,一切一切,或多或少令他的工作受到阻滯。

相對於DannyLeslie較懂得開解自己,兩個人同樣成長於不完整的家庭,但無損兩人天生的貴氣,同樣是自食其力,自己賺回一分一毫,作曲唱歌演戲,大紅大紫的生活,沒有將兩個人的氣質洗掉,更形珍貴。

Leslie說自己在電影中好比李香琴,經常演些奸奸的角色,而Danny就好比余麗珍,永遠是忠的乖乖仔。沒想到Danny在台上幽幽的說不想做余麗珍,不喜歡自己的頭飛來飛去。兩個人的對話,說得純真,沒有掩飾,跟兩個人在台下一樣,不會奉承任何人,友誼永遠排在第一位。

要說,Danny像大孩子多一點,永遠要人惜要人疼。記得一次他打電話到我家,一聊是兩個小時,心情有點不快,作為老朋友,自是支持他振作,但他自己又覺得沒有人真正對他好,急起來,在電話中向他說:「Danny, I love You!」他反問我是否真的。我再說了一遍,他也說:「Eunice, I love You!」兩個人電話中「愛來愛去」,那是朋友與朋友之間的愛,外人可能不明白,但Danny與我,就是我愛他他愛我。

正如Leslie說,Danny寫了不少好歌,一點不錯,好歌的定義是耐聽,直至今天,不少人也會聽他的歌,正如朋友說,Danny的歌聲令人聽來舒服,那是柔柔地在你耳邊低訴,也只有他自己,演繹自己的歌時別有味道,其他人就是欠缺那種神韻,相信那是歌者與歌的微妙關係。

《今宵多珍重》、《漣漪》,還有那首《一生何求》;沒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失去生命,就是所有,冷暖哪可休,你們都好吧。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