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骨灰


骨灰

11-12-2017

朋友告訴我,在骨灰瓶子裏面的骨灰並不是全部骨灰,而只是身體的一部分骨灰。我想這是對的,整個人的骨灰太多了,那樣盛起來會有一大盤,留下一些便成了。

現在不少朋友把親人、愛人的骨灰瓶子放在一個固定的地方,想起來時便去拜。有些人更不離不棄,乾脆把骨灰瓶子放在家裏,什麼時候都可以打開櫃子,讓自己理一下,對話一下,要是朋友來了想探望一下已逝者,一樣可以開櫃門讓他們再次見一見面。

有朋友把亡弟的骨灰瓶子放在客房的櫃子裏,每有他們兄弟倆的老朋友上來,他便會打開櫃門說:「阿弟,某某來探你了,你們要不要聊一陣子!」

有時他會把櫃子門維持關上,「今天聊天沒他的事」,他們兄弟倆是感情很好的,兄弟兩人之間可說沒什麼私密,生前死後也一樣。我們明白做哥哥的多麼想念弟弟,弟弟的骨灰的確令他有不寂寞之感,所以人不在骨灰在他也把骨灰當作一個活人。

想起來這兩兄弟是一雙活寶,弟弟是中風死的,在昏迷時是微笑着的,去看他,你只會以為那是一個微笑着睡午覺的人,料不到過了幾天,他便微笑着走了。

我想我將來死也是火葬的好,乾乾淨淨燒算了,要是有人收,便收起來,要是沒有人收,便倒在維多利亞港好了,畢竟我是維多利亞港的女兒,回歸所來的地方也不錯啊。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