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無用之用


無用之用

28-12-2017

每次讀到有關自殺是由抑鬱所致,心下總有種為什麼的悲鳴。

也許,對有抑鬱的人來說,其他人是很難化解,那是種內心的蠶食,將一個人的心掏空了,人變得完全沒有活下去的感覺。有時候,自己也懷疑自己有「抑鬱傾向」,因為空洞的感覺,令人有種我不是我、何必有我的無奈。幸好,那是一剎那的飄過,躺在牀上睡它一覺,生理心理彷彿自癒了,又得為眼前的工作繼續活下去。所以說,工作可以治癒自己許多莫名其妙的怪念,也相信工作或多或少對心情失控的人有幫助。

另一方面,我也相信宗教可以將人的抑鬱化解。不是全部,也可以是部分。我尊重任何宗教,當然,那些導人作惡的邪教除外,我相信那是給自己的另一種精神鼓勵。

面對「神」,自然有種被愛、被原諒的開懷感,那是一種生命價值觀與自我存在的良好關係。抑鬱的人最大問題是覺得自己沒有存在價值,容易走上自毁的路。有人覺得,自己是無神論者,沒有問題,正如說,神在自己心裏,又如佛教徒會認為佛性存在自己體內一樣,那是將自我尋回的另一種方法。

今天世界紛亂。數千年前莊子已提出「無用之用」的想法,不以有用或無用去判斷一切,包括價值。宏觀看萬物,自然不會出現偏頗情形。「無用之用」套在一些無神論的人來說,效果一樣。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