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自律自私


自律自私

24-3-2017


雖然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在今日環境風氣下,本性也可以隨因素而移,可以說,習慣是因素的一種。

習慣有分好壞。不過,習慣的好處是可以改變。由於習慣被改,本性也可以被修正。當然,大家都希望壞變好,正如以前不少人隨地吐痰、隨街丟垃圾,在家庭與學校德育培訓下,大家都知道衛生的重要。所以,「垃圾蟲」的數量大降,這是公民教育下的進步,當然,罰款也具一定阻嚇作用。不過,靠嚇靠罰不是上策,要人「明白」才是最佳方法。

由環境局提出的「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方案」,大家都喚作垃圾徵費這個項目,再次引起市民關注,討論聲音眾多,說到底,倒垃圾是否需要收費,對大眾市民來說,比誰會當特首來得「貼地」。

市民最關心的自是收費問題,每戶計抑人頭計,每袋計抑每公斤計,是否如水費一樣,用水量愈多,收費愈高,一切似乎仍在構思中。這個費用由哪個部門徵收,每月計算還是每季清繳,都在考慮階段。

如果每家每戶月費收取,問題可來了,市民可能會認為,既然月月收費,那就繼續製造垃圾,不夠一袋,似乎「唔抵」。就似支付電訊費用一樣,既是免費通話,那就盡情通訊。還有那些垃圾袋,是否每個計算,因為不少人會認為,不放滿一袋不划算,如果要放滿一袋,又怕袋中垃圾發霉發臭;如果需要先放入膠袋再放進垃圾袋以保衛生,又不符合環保原則。總之,大眾市民已經開始為垃圾動腦筋。

而且,不少屋苑是用「垃圾槽」形式收集垃圾,那又如何計算,每座計還是每戶計,又是另一個問題。近年不少工作人士,除了是「無飯」一族外,多是外吃之後才回家休息,對他們來說,可以是無垃圾產階級,要他們交垃圾費,又有點不公平。徵收垃圾費不是最主要問題,政府一立例就可執行,但如何可以阻止市民將垃圾棄置街上最為重要,能夠自律當然最好不過,可惜自私與自律比併時,就是另一個場面了。

[林燕妮]

人生管理


人生管理

23-3-2017

人的一生,要管理的事也多,主內的如為家中各人準備三餐,又要處理衣服鞋襪等等,已夠忙碌。主外的更加要為工作程序作好準備,上司要將工作好好分配,下屬接到工作時,也要懂得分清種類。

分清種類的是以何謂重要先行,許多時候,在上司眼中件件也是緊要事,但實際情形是,不少事情有時間規限,不過,時間有時候也不一定要先行,重要就是重要,最怕遇上一些怕做大事的同事,借故趕做一些蒜皮事,將難做的放在一邊,結果就是拖,但要知道,拖是不能解決問題,愈拖時間就愈緊,最後被上司發覺,表現自然扣分。這方面,作為上司也要負點責任,一是所託非合適人,二是如果你覺得下屬可以辦得好,那就要多留意幾分。否則,蝕底的是你自己,大老闆怪責下來,你也難辭其咎。

對工作,自己是有信心的,如果有幾件工作要處理,我會選擇最重要又最困難的優先,這是自己的性格。正如我常跟要應付考試的朋友說,「睇分」做試題。除非全卷都是選擇題,否則我一定將選擇題排到最後。愈多分數的愈要先做,答一題有二三十分的,總比做十題全對才有十分的有數得計。且,選擇題就是太多選擇,令你花上更多思考時間,反而不及是非題,一眼看下去,就作出選擇。大不了來個亂點是非,五十對五十的機會,隨時勾對答案,節省時間去解答搶分問題。

許多朋友說我有「考試命」,我不反對,但那只是一種說法,說到底,最重要的是有精神,思想要清晰,不被試題某字某句影響,每次考試時,我的專注力特別充裕,相信是主要原因之一。而且,自己從不覺得考試是壓力,看來也得多謝父母多年家庭教育,他們不會強迫我們考出什麼名次。但我們四個孩子都交出不錯的成績表,大弟與妹妹的成績尤其優異,都是一等生,但在他們眼中,那是應該得到的,沒有特別張揚的需要。

有命也好,有運也好,還需要自己去掌握,才可以充分發揮,裝備自己,才可以應付每一個未來。
[林燕妮]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日不落人


日不落人
22-3-2017

被訪問時,經常被問到那時候既要營運公司,又要替報章周刊雜誌寫稿,然後又要出席不同場合宴會,又飛東又飛西,還要分配時間見朋友,還有最重要的是拍拖約會去。

是的,別人的二十四小時,跟我的二十四小時沒有兩樣,人人平等,只不過,那時候的睡眠時間不用多,有時候飛到別的國家時,又是人家的早上,於是,為生理製造了個四十八小時的日間似的,英國從前是日不落國,那自己也算是「日不落人」。

所以,聽到許多人說自己忙得沒有時間時,總有個問號,真的那樣忙嗎,忙什麼,忙的都是重要事嗎。有次問個朋友,他的答案是忙電郵微信,忙於回應facebook。看來,還是書信往來較好,可以就事件輕重來回答,來一個自我控制的時間管理。今時今日的WhatsApp,人家看見兩個勾時,你不回應對方,會被視作沒誠意,差點沒有發信息向你「追討回覆」。也相信近年不少人的時間,都花在看信息與回應信息之上,是否有益有建設,那就得看當事人的取向。不少人更加是看上癮,如果有一天網絡出現故障,隨時成為他們的大災難日也不定。

雖然說,近年不少網絡生意大為成功,但這是小部分人的成果,不少人是有了網絡癖好,國內的朋友更搞笑地說,他們朋友間連買個地拖刷也是網購的。我不敢說網購不好,但將時間花在這類生活之上,在我看來是不划算。

都說時間是最公平的,我的一天跟你的一天都是一樣,一秒也不會多,一分也不會少。別人見我悠閒的一面,卻不知道我是如何慳回某些時段去補貼其他支出。正如自己想要去看某齣戲首映,參加某個宴會,那就好好安排時間,先處理公事,再處理私事,將工作與娛樂的時間分配好。你見我是一派從容,哪知我自己之前一刻仍在搏殺中。

分配時間,就是為每件事定下死線(deadline),這條線可以令自己權衡輕重,將事件程序分清,專注處理一件事為先,順序而行,設立個腦海時間表,自然一切順利。

[林燕妮]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賣鬼


賣鬼

21-3-2017

世上有沒有鬼怪,不敢妄下定論,正是「信則有,不信則無」。不過讀到一個「賣鬼」的故事,絕不驚嚇,甚至覺得有趣。

有個人在晚上趕路,遇上一個人形物體,但直覺上他知道那不是人,於是問:「哪一位?」對方答他:「我是鬼。」之後鬼反問他:「你是誰?」

那人絕對相信對方是鬼,機智地回答:「我也是鬼。」那鬼竟然也相信那人是鬼,於是結伴而行。走呀走,鬼對人說,不如輪流背對方走,大家省力。那人當然說好,先由鬼背他。鬼問:「你怎麼那樣重的,難道你不是鬼。」那人不慌不忙地答:「可能我是新鬼關係,所以較重。」沒想到鬼又相信那人說話。

於是,你背我,我背你的,走了一段路,那人想到鬼相信他,就虛心向鬼請教。「我是新鬼,什麼也不懂,比如說我們鬼最怕什麼呢?」鬼答:「鬼什麼也不怕,只怕人對我們吐口水。」那人一聽,立刻記在心裏。

一鬼一人,繼續上路,有傾有講的,差不多天亮時,鬼對那人說:「快天亮了,前面就是目的地,放我下來吧。」那人不但不放鬼下來,將鬼抓跑向市場那邊。

天亮了,鬼竟然變成一頭羊,那人立刻向羊吐口水,令羊逃跑不了,然後那人將羊賣給市場上的商人,得到二銀錢,這就是「賣鬼」的故事。

鬼遇上人,結局竟是如此,與其說那人自己扮作新鬼騙鬼,倒不如說這鬼閱歷更新,竟然那麼容易相信對方,不但相信,而且還教導新鬼應該注意什麼。沒想到最後反而被對方賣掉,想來也替這鬼可悲。如果有人界鬼界,同樣有精鬼有笨鬼。

這個「賣鬼」可說毫不恐怖,讀之時更覺好笑,想到故事背後的信息也多樣,一是說人遇鬼時,處變不驚,自然逢凶化吉,但另一方面,讀到故事中那隻被出賣的鬼,又有點可憐,又可以說這鬼閱歷未夠,遇上一個太鎮定的人,以鬼之心度人之腹,最後換來如此下場,唯有祝這鬼再做鬼時,可以經一事,長一智吧。

[林燕妮]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尊嚴死



尊嚴死
20-3-2017
人生活,最需要的除了健康之外,就是尊嚴。求生需要尊嚴,求死也更要尊嚴。
近日報章報道,台灣作家瓊瑤寫了一篇長文,內容是交代臨終前的治療,死亡後的殮葬問題。這是她覺得先說出來,「自己順心時,親友也易於跟進」。
其實,自己早在多年前已贊成「安樂死」,只可惜中國人的觀念仍是衝不破保守關卡。特別是許多人覺得,誰也沒有權下「安樂死」的命令,誰下這道令,誰就是不孝,於是,生的痛苦,想死的卻更加痛苦。求死不能也真是件慘事。
好高興知道台灣將在2019年實施《病人自主權利法》,瓊瑤女士繼而寫下家書明志,以免親人被公眾譴責以及自責。是的,不少人就是背道德包袱而不肯替親人結束生命,如果說這是孝,我倒情願我的兒孫不孝。每個人也會有怕死的心情,但明知處於「痛苦式吊命」階段時,卻不可以為自己選擇最後一步。沒有法律保護,沒有人肯依意願者指示執行,真是可悲。有時候讀到一些「器官捐贈」個案,說死者生前簽下捐贈卡,但最後因為家人反對而失效,自己也有點不解。
各位特首候選人,也不知有沒有推動生死教育這一科,生死契約預早簽訂,情形就如遺囑一樣。許多時候,鑑於定義不清,又未有確實法律效力支持,於是,半生不死或者已是「九死一生」的病人,只可以在喪失尊嚴之下艱難地走完人生路。
能夠為自己預先作好準備,免卻後人煩惱甚至不必要的爭拗是件好事。瓊瑤女士今次的公開信刊出後,減輕後人疑慮也可以令自己安心。希望香港有關當局也不妨考慮立法,縱然不安樂,也求「尊嚴死」。
記得人稱「冰心老人」的作家冰心老師,也曾在遺囑中寫道:「我如果已經昏迷,千萬不要搶救,請醫生打一針安樂針,讓我安靜地死去。」可惜,作為國寶級的人物,她沒有選擇如何死亡的權利,只要有一口氣,也得艱難地活,直至體內機件全部死亡,才可離去。
[林燕妮]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2→5→0


2→5→0 19-3-2017

問大家一條用數字組合卻又不是數學的問題,答案在文章末段,但請思考一下才作答,問題如下:為什麼2會大過55又大過0,而0又會大過2呢?

出這個問題是近來讀到2.0這個組合,隨而令我想起250問題。2.0可說是近年興起的術語,近日的CY2.0更是特首競選熱門話題之一。林太說那是不少人需要找出的一個代替品,此中包括各款含意,大家可以代入許多意思。只不過,我相信任何一位當上特首,也不會喜歡做某個人的影子,做一個自己的角色,才是順應民意。

除了2.0之外,「3.0世代」是另一個未來趨勢,企業會因為網絡上一句說話、一個符號評分而引發出難以估計的危機,也不一定是危,有時候可能是機。危與機在激辯情形下迅速發酵、膨脹,甚至不易控制。對於控制這類情緒,公關這門科技遂應運而生。說是門科技,就是應付公共關係也需要一定技巧。

公關行業其實已有百年歷史,那是一道橋樑,為人與人、事與事之間建立溝通。社會基本是由一圈圈的人群組成,不要小看一個小圈子,聚圈成眾時,自然發揮大動力。一個成功的公關,一間成功的公關公司,就是將小圈子匯合成大聯盟,傳遞信息,成就出一個公關世代,香港人愛說的「關公」文化。

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文化,網絡也是個世代,稱為N世代(The Net Generation),看見CY兩字,自然令人想到Y世代。Y世代是指19812000年出生的人。Y世代之前自然有X世代,根據研究,以買屋為例,X世代認為價格重要,Y世代則認為必須留意負擔能力。至於還有個Z年代,已是進入科技產物的世代。再之後是什麼,一切由A開始好了。

說回文章開首時的答案,可能不少讀者已猜。對了,答案就是大家都曉得的「包、剪、鎚」。只要不被那些250數字混淆,自然猜中。如今寫了答案,大家也明白是什麼回事吧。

[林燕妮]

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身氣窒」


「身氣窒」

18-3-2017

寫了一篇有關南宋詞人辛棄疾的文章後,想起一個朋友說的「瘀」事。今日寫下來,可作趣事一則。

有次說起自己十分喜歡辛棄疾那句:「醉裏挑燈看劍。」一個在外國生活多年的朋友說她那「身氣窒」的瘀事。

她說小時候,聽人家經常說「辛棄疾」時,她總是想不出怎麼有人的名字叫「氣窒」那麼怪的,那時候她只知有「新奇士」,也沒有認識有姓「辛」的同學。之後她往外國升學,直至有一天,她在圖書館內搜尋蘇東坡的著作時,看到「辛棄疾」這名字時才恍然大悟,腦袋「叮」一聲地響了一下,幾乎笑了出來,從此知道一直將他的名字誤會了。

這個烏龍朋友又烏龍得可愛,「氣窒」跟「棄疾」,她說幸好是瘀在自己心裏,沒有幾個人知道,如今由我記下來,讓大家對「辛棄疾」加深印象。

想來,「棄疾」這個名字也好,拋棄疾病嘛,跟「氣窒」似乎也有點關係。不過,說來辛棄疾的身世並不順遂,他的父親早死,他是由祖父辛贊帶大的。辛贊是金朝小官,但辛棄疾在祖父引領下,登山臨水,看壯麗河山被女真貴族統治,人民過痛苦生活,從此立下恢復中原的雄心壯志。之後的事,今次暫且不說,反而想說說他與兒子的關係。

話說辛棄疾在五十五歲時打算退休,但他的兒子以他沒有多少田產,而叫他繼續工作下去。(吾擬乞歸,犬子以田產未置止我,賦此罵之。)

父親打算退休,兒子說出這樣的話,無怪乎辛棄疾「氣窒」,寫了首《最高樓》罵兒子:「吾衰矣,須富貴何時?富貴是危機……千年田換八百主,一人口插幾張匙?便休休,更說甚,是和非!」

由此可見,田產靠父幹不是今時今日才發生,而詞人教孩子也以賦首詞而罵之,算是辛詞另一章。而且以《最高樓》作詞牌,放在今天也是一絕。誰不知今時今日,真是「最高樓價」,人人都要為買樓戰鬥。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