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戴眼鏡


戴眼鏡
10-8-2017

小孩子的純真,令人哭笑不得,甚至啼笑皆非。有時候問他們問題,得到的答案會出乎意料,那是小孩子的觀感去感覺世界。

有次見到一個眼睛大大的小女孩,順口問她,眼耳口鼻的用途,見她眼睛一眨一眨的說,眼睛是看東西,耳朵與鼻子用來掛眼鏡,嘴巴是用來回答問題。

嘴巴用來答問題,不是吃東西嗎,這位小美女又是一笑,答完問題吃東西。也許她長大後會是個能言善道的美女,起碼她不會將吃放在第一位。

至於耳朵和鼻子用來掛眼鏡,也是言之成理,可能她身邊的親友多是四眼族人,所以她的答案就是她的認為。有時在想,眼鏡掛在鼻樑、勾耳朵,有互相牽引的微妙關係。自己喜歡太陽眼鏡居多,一是擋紫外光,一是裝飾用途,往頭上一放,自然成了個髮箍也不錯。

眼鏡的配搭極多,可以掛在頭頂,可以用繩掛在胸前,不少運動型的會將眼鏡倒掛在腦後,彷彿他們都有「後眼」似的,不過說來覺得他們佩戴得也好看有型。

十個香港人,相信有七八個需要佩戴眼鏡,還未計算需要佩戴隱形眼鏡或老花鏡的在內,說明眼科視光與眼鏡行業,一定有所為。特別是近年電腦與手提電話盛行,調查也說每個小學生每天最少也得接觸二至三小時,所以說物理治療與眼科醫療,是未來必須重點支援的項目。看看今日眼鏡店的數目,按年遞增,眼鏡市場的未來潛力依然可以看好。

記得有個搞笑朋友說,生前需要吩咐子女,要將他常用的幾副眼鏡放進棺材作陪葬品。一是方便來跟他說再見的人不會認不出他,保持親切感;二是怕自己沒戴眼鏡行錯投胎路,明明想投胎做豬,卻排錯做牛做馬的隊伍,豈不糟糕。

看來也可以考慮,死後也得佩戴眼鏡入棺材,起碼一定比較順眼,不至令親友有陌生感覺,正如不認得死人,也認得那副眼鏡,至於說,不用戴眼鏡或戴隱形眼鏡的除外。

[林燕妮]


過失殺人罪


過失殺人罪

9-8-2017

言語發自心聲。只不過近年已大大改變。隨口,不負責任,講了等於沒有講過,數之不盡的例子比比皆是。

有時候,父母對子女,愛之深,責之切,說話自會過分。不過,什麼也有界線,說話也一樣,說過了頭,後果嚴重。

「你去死吧,去跳樓吧。」這類話千萬不可亂說,你以為是閒閒一句,隨時引發不可挽回的悲劇。

外國才有宗例子,一名女子被法庭判以過失殺人罪。事緣該女子有一個情緒有問題的男友人,有多次意圖自殺前科,最後被發現在汽車內自殺身亡。警方後來翻查手機內短訊,發覺男子生前跟這位女子不斷通訊,要生要死時,在女子慫恿下,自殺成功。於是,女子被捕及控以短訊教唆殺人罪。

法官以她並非提供自殺用具,只不過在生死關頭沒有作出勸止,甚至教唆對方自殺,因此也要判有罪,過失殺人不是真正殺人,卻因為違反保護他人的規則下而被定罪。

據說男女兩人皆有精神病,可說同病相憐,不過男方家人指女方將男方控制,玩弄於掌上,導致今次自殺「成功」。說到這個層面之時,也可以說男的要多謝女的還來不及,因為可以如願以償。

話雖如此,人命就是人命,過失殺人,還不是有人因此賠上性命。所以,奉勸那些愛將「你去死吧」掛在嘴邊的人要小心,不可亂說,否則對方在你語言鼓勵下而死亡,你得負上法律責任。

之後,又想到不少電影或電視劇中會有句:夠膽你就將我殺掉。如果一路推斷,被殺的人教唆對方殺掉自己,那又會否被入教唆他人殺掉自己罪呢。那殺死他的人,是蓄意殺人還是過失殺人呢。

想到種種被殺、誤殺、謀殺等等字眼,就是各律政先鋒一展雄辯滔滔的好機會。也許可以說,過失也好,蓄意也好,有意或無心,只要跟性命扯上關係,人也好,禽畜也好,都要好好批判是否有罪。

功成身退


功成身退
8-8-2017

96歲的菲臘親王終於可以退休,卸下所有王室公務。這位「王室伴侶」往後可以不用出席每年數以百計的官方活動。不過,如果有需要,他可以選擇和女王一起出席活動。

據統計菲臘親王每年要出席200場官方活動,私人宴會尚未計算在內。那是說幾乎天天行程緊密,王室中人,有時比普通人還辛苦。算算我家菲傭,逢日曆紅色字不用上班,隨時假期多過王夫。

至於說英女王,更不得了,1952年登基至今,在位65年,大家奇怪她為什麼仍不退位,做足65年,都算對得住英國王室。日本天皇早前也作出退位宣言,其實英國國民也得為伊利沙伯二世考慮一下吧。可能不想將王位交予查理斯王子,那不如索性傳予威廉王子,相信他可以得到英國人歡迎。查理斯的皇帝夢,似乎機會較低,近日不斷將戴安娜的事件重提,令查理斯民望指數下降,看來,他還是做太上皇來得舒服,國民似乎已將對王室的尊愛投到威廉王子之上。

想起來,英國出現兩位伊利沙伯女王。伊利沙伯一世威名遠播,曾經領導英格蘭將西班牙無敵艦隊打敗,為英格蘭帶來一個黃金盛世。至於大家較熟悉的伊利沙伯二世,集母親、妻子與一國之君於一身,可以說是女性領導階層的軟實力一派。而且,大家對女王的形象更是有讚無彈,由少女到今天,完全守女王本分,不過,女王背後真正一面,就是另一個機密檔案。

今日世界,女性主導地位日增,就如蜜蜂世界中的女王蜂一樣,主宰一切。女性崛起,有頂半邊天的盛勢。對於女性的辦事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不但對外,對內也可以鎮定一切。女性優秀,引發出不少男性的自卑。其實,共同建立一個家庭,沒有誰主誰不是主之分,只不過總也要有個決策人去處理重要事項。

每個人有自己責任,也有義務去做好自己的工作,正如菲臘親王,終於也可以光榮引退,現在大家倒要看看,以前在硬幣背後的英女王,幾時願意功成身退。

[林燕妮]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第二個腦袋


第二個腦袋
7-8-2017

牽一髮而動全身是對的,身體的組合極其刁鑽,如果你覺得手腕不暢順,隨時是因為低頭引起,由頸牽引到手,是正常的反應,與其說治手,倒不如由頸脊等地方開始。

身體每個部位都會記憶不同形式的曾經創傷,如果將身體分成不同區域,你會發覺每個地方有個領袖,將領袖馴服,所謂創傷後遺症,自然會慢慢修正。

身體承載的不單是我們的健康,還有我們的經歷,將經歷化成記憶,有開心的,也有恐懼。為此,我們的腦記憶體會作出調校,開心的前置,恐懼與驚嚇盡量排到最後。只不過,想將不快記憶全然清除,絕不是件容易事,有些人會使出快狠招數,那就是斷片。

自己試過斷片這種感覺。在日與日之間發生的事,就是偏偏有一段時間是空白的,如何想如何假設也想不起自己做過什麼。幸運的是當時有人跟你在一起,可以提示,加上描述,片段可以重組,如果只是一個人,那就抓破腦袋也想不起來。

所以,自己明白到有許多事情,控制不在自己腦袋之內。特別有許多人經歷過傷痛、意外後,性格會大變,那是說不出的焦慮、憤怒,甚至怨恨自己。可以說,身體受到的傷害,外表沒法診斷,內裏真要慢慢療傷。能夠將體內的抑壓感釋放,令不安情緒平定,心理治療的作用就是要令人感到自在,將自我挫敗的感覺糾正過來。

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基本上不容易忘記,只是每個人每天要面對的問題、要解決的事件實在太多,才可以將一切不堪記憶拋開。所以說,不少人對年輕時所發生過的事情,娓娓道來,可以說事件早已存在他們「第二個腦」內。也真有「第二個腦」存在,神經生物學家對第二個腦——橋腦作出探討,認為不少嬰孩或幼年時所遭遇的侵犯或暴力對待,透過磁力共振可以在他們的大腦葉區內顯示出來,即是說每個人會將自己某些經歷收藏,可以說是深層記憶,只要不「驚動」第二個腦袋,就如斷片一樣,完全清掉一切。

[林燕妮]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6-8-2017


人原來到最後的境界是:休。

休息、休養、休憩,一派萬事皆休的休閒境界,置身俗世事外,算是每個人的追求。

工作久了,忙得天昏地暗時,能夠抽時間來個小休,實在令人舒暢。人也真要適時地充充電,否則動力愈來愈微弱的感覺,就是有心無力,有計劃卻整理不來。之後,身體更會有心有意地來個抗議,這裏不舒服,那裏又會不聽指揮,正是要求一個小休的信息,能夠爭取到自是皆大歡喜。

退休保障,是每個現代城市都要關注的問題。始終,每個人都要面對年紀變老的事實。只不過,老的定義如果是定在年齡之上,有點離地。因為,不少六十五歲的長者,完全沒有退休的必要。許多時候,精神與體力對比於中年一族,猶有過之,所以,被退休是有點無奈。特別是那一眾聽到退休兩字就出現雀躍心情的老友記,初時興致勃勃的遊山玩水,甚至環遊世界,漸漸發覺,可以遊的地方已遊得七七八八,可以去的國家也到得八八九九時,就會覺得可做的工作太少,剩下的時間太多。不少朋友於是成為義工,參加團體活動,將時間填得充實,未嘗不是最好方法,但另一個朋友卻說,義工的出現,令不少人失業,想來也是,但針無兩頭利,雖然有人無工作的情形多,但有工作無人做的情形也不少,如何取得平衡,得要各個機構自己好好規劃,起碼不會減少工作職位而導致需要工作的人失業,減低社會部分怨氣。

香港退休人士多,原來退學人也不少,近年不少中學生,希望可以有休學年,那是讓學生「體驗生活」一兩年後,再重返校園。令學生放下考試重擔,嘗試認識社會的一種現實經驗,來個自我炮製的悠長假期。

不少國家如台灣、澳洲、加拿大等等都有工作假期計劃,更加可以令休學同學到世界各地感受其他地方文化,工作生活,對年輕人來說,也未嘗不是人生一課挑戰。要年輕人了解社會,先讓他們了解生活,不一樣的生活環境,是新的歷程,令生命不太單調。

[林燕妮]


思前想後


思前想後
5-8-2017

http://life.mingpao.com/image/shim.gif

男女永遠不同,行為上、思想上總有差異,朋友如是,夫妻也如是。

女性以為跟男士婚後一切可以穩定,但對男性來說,許多時候只是交代。所以,你會發覺美女不一定嫁俊男,相反,普通長相的男士,更容易奪得美女歡心。特別是今日的世界,男女平等,在女性心目中,嫁入「豪門」並不一定是好事,豪門太多規範,並不是女性的理想「對象」。且,太多豪門故事,令人卻步。雖然說也有美麗的結局,只不過所佔的比例並不高。

至於說婚姻是否未來的保證,也不盡然,結婚時間長短,並不代表一定長久幸福、生活愉快。有一對別人看來相敬如賓的夫婦,有一天,女的忽然說起,原來丈夫日前多次說要跟她離婚。一向兇悍的她,聽到丈夫忽然這麼說,一下子方寸大亂,不知如何應對。正如她自己說,跟丈夫結婚五十年,現在才說離婚,叫她如何面對親戚朋友的目光,雖然說離合平常事,但當這種平常事落到自己身上時,也真手足無措。

思前想後,朋友自覺沒有離婚的必要,兒女已經長大,雖然說離婚會有贍養費,但如果有一天對方不付費用,要申訴也無門。於是,她決定召開子女大會,女兒一聽,叫母親不用擔心,她們會為她作主,約父親來開一個婚姻解構大會。

還以為父親會有多番解說,朋友說也沒想到平時沉默寡言的兒子竟然跟父親說,如果他認為外面有些人可以令父親覺得,因為「這些人」而要跟這個原本關係密切、血緣極深的家庭脫離關係,絕對沒有問題,要離開就離開,要離婚就離婚,作為子女,他們不會反對。

沒想到這番話一出,父親的態度一百八十度改變,更說沒有此事。於是,朋友在子女支持下,打勝一仗,丈夫自此以後再不敢提出「離婚」兩字。對於子女的敢言,令身為母親的大為安慰。

所以說,男女在處理問題時,反應不一,有人相信愛是永恆,卻沒想到永恆早已過去,思想總有距離。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