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永遠的同學會


永遠的同學會

2-9-2017

中學畢業了幾十年,我們的中學同學會仍在的,少年時代的感情最真,完全不計較利益關係的。

今天我們剛好同學會午餐相聚,是平均科款的,並非由最有錢的一個請客,就像念書時,個個一樣。

這樣的感情是很難得的,長大了之後根本不會再遇到,所以我們每一次都牢牢記住,我們是什麼社。

我在香港真光女子中學念書,入初一時才十一歲多,同班同學年紀較成熟的也不過大兩年,是的,十三歲念中一會讓同學當是長輩的了。

中學畢業之後,就沒有長輩晚輩之分了,都是老同學,說什麼都可以,到底同學了五六年,性格如何大家怎會不知道。

真光是很老實很樸素的學校,亦是基督教中學,做真光學生,不需要必定是基督徒,但《聖經》課每星期都有的,所以真光女子雖不是基督徒,也對《聖經》十分熟悉。雖然我仍未洗禮,但最熟悉的宗教就是基督教了。

為什麼我沒有洗禮?因為比起其他同學,我不算是個很好的基督徒,對宗教課也不太認真,自覺沒有資格洗禮,那末一拖便拖到如今。

在中學的時候,天天未上課之前都全校到聖堂,聽每天不同的老師講道的,所以我們對基督道不可以說不清楚。學生中並沒有反教的分子,要是反對,她大可不在真光念書,但真光是間很好的中學,除了上課之外,吸收了美國基督教學校的傳統,總是離不開宗教的。

雖然如此,學校從來不逼學生信教,一切由學生的內心自發。這是很好的,因為被迫去信便沒什麼意思了。

其實信什麼教都是好的,至少不欺不騙,對人盡量地好。要是逼得太緊,學生們反而會以宗教的名義去逼別人聽他的話,所以我覺得學校做得很好,你信便信,不信便不信,總之做個好人。

[林燕妮]

看報紙


看報紙
1-9-2017

幾歲大就開始看報紙了,那變成了天天的習慣。

怎麼會開始呢?因為爸爸媽媽都看報,媽媽也讓我看,她沒指定我看什麼,總之整份報紙隨便我看什麼便看什麼。

忘了幾歲大開始看報紙了,只記得不止是看兒童天地,老是整份的看。旅行時住酒店,最不習慣的便是沒有報紙看,即使有也是當地報紙,當然沒有香港報紙。

報紙是我的好友,每天早上第一樣看的便是報紙,既知道世界新聞,本地新聞也詳盡,副刊我也看的,可看的東西太多了。每份八元的報紙,提供了遠遠不止八元的資料。

我也替報紙副刊寫稿,由二十多歲一直寫到如今了,沒試過完全不寫報紙的日子。最多時一天寫三份,那是樂趣來的。寫稿為了正確,令我看多了很多書,這是寫稿對我的好處。

報紙編輯最怕作者不交稿,那末副刊便得找稿去填了。我脫稿的理由很少因為沒寫,而是因為交稿有問題,交不到編輯那裏去。編輯通常沒空催稿的,你不交他便找另一篇填上去。

讀者是不接受常常斷稿的專欄的,所以寫專欄的人,大都天天有稿。有人問,天天寫稿,哪來那麼多內容?事實上內容真是天天有的,我寫稿已寫了三十多年,真的沒有一篇是相同的。其他寫稿人也一樣,總是有不同的內容,因為我們要寫稿,所以對什麼事情也留意得多。

寫了一篇好稿是很快樂的,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讀者。寫了一篇平常的稿便是平常心吧,寫了一篇不好的稿卻是十分不自在的,幸而這種情形很少。

那末稿刊在報紙上我自己看不看呢?一定看的,在印好的報紙上看跟在原稿紙上看感覺不同,何報紙副刊有其他作者作伴侶。其他作者的稿我也看的,雖然大家不認識,但文字卻是認識的,有些作者同頁了十年八年,文字一看便認得出來了。

[林燕妮]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上班



上班
31-8-2017


從前一直要上班,那便上班時做上班的工作,有空便寫稿。如果沒空,便得下了班才寫稿,一天是相當忙碌的。


現在不用上班了,工作便在家裏做,沒事做總是不自在的,你讓我一天完全空白,實在不知道怎麼樣過。


曾試過一天要上兩次班,那真是忙得只能工作,不能休息了。但忙有忙的好處,原來很多工作可以很快做好的,若不上班在家裏做便慢了很多。上班有上班的心態,那便是做、做、做,上班而沒有工作做,又不能回家,那些時間最難熬。


當然也有不想上班的日子,那些時候是上班只是機械性地工作,談不上什麼樂趣,一到五點鐘便急忙離開公司。


公司有上班時間是必須的,不然每個人把工作做完的時間都不同,公司怎麼把大事做成?


有些人上班很準時,早上九時一定已經到了,我則只會最早九點鐘到,不會早到。沒什麼理由,雖然我上班不是朝九晚五,但若是工作多,我不介意做到朝九晚七。那就是說,我不介意遲下班。


有些人五點鐘一定走,好像走遲了便宜了公司似的,我則不介意遲走,總是自己的工作嘛,做好了舒服得多,不用延遲到明天。


我未必九點正返到公司,也許九點多吧,不過工作時間一定超過八小時,工作做不好便不想走的。


有辦公時間是好的,因為有些工作需要不止一個人做,大家都在公司做配合會好很多,有時與自己工作的人沒有上班,便好像缺了什麼似的,做好的工作也不能交給他,他要做的工作也不能交給我,總有缺陷感。


朝九晚五是很合理的時間,在家裏,很少朝九便開始工作,老是弄到下午才好好地做,所以朝九晚五對我是好的。在家,朝九自是看報紙,整份報紙看完上午也就過去了,並不實際。


[林燕妮]

睡覺


睡覺

30-8-2017

睡覺是最好的事,要是一天不能睡,另一天總是有點差勁的,睡覺的時候躺在上,未解決的問題會浮上腦海,那時腦海特別明淨,每每會想出答案來。

人家說,想得多便睡不好,我不會在睡覺的時間想不愉快的事,總之把它推到明天才想,因為睡好一覺思想會清爽很多。

很多人選擇在睡覺的時候想難以想得通的事,那便愈想愈睡不,愈睡不愈想不通。我這懶人是想不通便暫時不想的,一切都睡了覺才算。睡得精神好了,翌日問題的答案自然會出現。這是我的經驗之談,想到自己睡不是沒有用的。

坐長途飛機的時候,最好就是睡覺了,不然坐完那十個八個小時十分難熬。有朋友一上了長途車或者飛機便馬上入睡,醒來時目的地已到了,我真羨慕她,可惜沒她的睡覺功力,頂多醒一半睡一半。

不知道你睡不睡得慣陌生,有些人是不能在陌生上睡得的。我是一半一半吧,要是在別人家裏睡一晚,不是睡不,而是不容易睡得,我們的頭和臉習慣了自己一向睡的枕頭,別的枕頭老像不舒服似的。

住酒店比住在朋友家中自在,在酒店房間,你想幾多點鐘睡覺或者不睡覺也可以,在朋友家中,人家睡了你也得睡了,人家不睡招呼你你會感到很不好意思的。

要是住在酒店,睡不睡沒有人管你,沒有人客氣反而睡得好點。有些人住酒店是捨不得睡的,他們認為付了那麼多的房租不應把時間睡了去。其實房間是隨便你用的,我會把酒店房間當作家裏房間,要睡便睡要醒便醒。

說來說去,最舒服的還是自己家裏的房間,睡在自己的上有如歸家,這種歸家的感覺是很自在的。縱使你自己的不是名牌,被鋪也不是什麼特別名貴的,但它們跟你「合作」久了,睡在一起總是快樂的。

[林燕妮]

等待


等待
29-8-2017

愛之中,有強烈的等待,要是你不大等待那個人,便是因為他還沒有進入你的內心,不入內心,就不會發展成為愛情了。相反地,你常常回憶跟某一個男性談話的內容,他所說的一字一句,那你多半對他是十分好感,甚至希望發展成為或者愛情,或者好友的了。

為什麼是或者愛情,或者好友而不一定是愛情呢?因為愛情始終有點是衝動的事,等待不能太久,假如他心目中的愛人並不是你了,你無謂因這個誤解而花時間等他愛你。

互相愛上是最好的事,兩個人都在等待對方,一旦互相明白了,便愛得痛快,這種等待是最快樂的。

等待不到,當然有點失望,有些人乾脆離開你,以免見到時難受。假如你的一個要好的異性朋友忽然對你冷淡,也許是這個原因。並非為了討厭了,而是因為太喜歡你而得不到你。

你所等待的人追求你了,那當然是最好的事,追求到了,兩個人都等待美好的將來。美好的將來不是自然發生的,兩個人都要自己更好,讓對方可以更愛自己,不能因為對方接受了自己的愛便鬆弛下來,壞習慣一一出現。

兩個人相處一生不是容易的事,無論如何努力,人總是有缺點的,要是你真正愛一個人,多半連他的缺點也愛上了,接受了。

世上沒有完人,多半是兩個有缺點的人合在一起,互相遷就便是了。兩個人合在一起是有好處的,至少有共同的希望,比如建築一個幸福家庭,兩個人不難做得到,為了家庭,兩個人不會以為自己是中心,因為家庭還有孩子們,孩子們每每是父母的中心,那時候一切便自然分配要當心。

過分以自己為中心的父母不是最好的父母,雖然孩子是你所生,但每個人生出來性情總是不同的,孩子跟你不同並不因為他是不好,而是因為他與你不同,這是需要理解的。

[林燕妮]

一波又一波


一波又一波
28-8-2017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沒說錯。「天鴿」才飛走,另一個「帕卡」又將到訪。而且來勢也不弱,中午一號,黃昏三號,隨時又會掛八號。看來真要好好預備。

上次「天鴿」帶來的財物與人命傷亡,屬意料之外,特別是鄰埠澳門的情,更加叫人明白到,天災難以估計。只不過,透過今次事件,令人發覺到許多時是只重設計,而看漏了保障安全重要性這一步。近年澳門的地產業異常蓬勃,不少地產價格直追香港,而且動輒是一座座高樓大廈,結果,一次風暴,大大小小的民生問題湧現,沒電沒水,差點沒曾公布全澳門進入緊急狀態。

作為香港市民,大家也可能意識到許多問題會發生,高樓大廈林立,不少住宅式建築物隨時三十至四十樓,遇上大停電,就是大問題,如果連水也被切斷,住客隨時要預備如何度過恐慌期。

想起以前打風,第一時間是去超級市場搶購食物、罐頭。大人購食品時,小孩就去搶購零食,其實平時也可以隨意購買,但總要在「搶」的時候去搶購一番,是跟風也是人有我有。不過,如果真要搶購,買入些樽裝水是需要的,而且水可以每天飲用,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自己覺得買入樽裝水是有必要。

朋友說得誇張,上次「天鴿」飛來,她到超級市場購物時發覺,什麼午餐肉、豆豉鯪魚等罐頭竟然被搶購一空,幸好朋友想要的即食麵存貨充足,看來超級市場也真要多謝久不久來訪的颱風,隨時為它們帶來清貨機會,毋須速銷。

至於將會來訪的「帕卡」,市民大都作好準備,天文台更要密切留意動向,看來「天鴿」之後,大家有如驚弓鳥,有什麼風吹草動已得採取適當措施。只不過,上次造成的破壞尚未清理好,希望今次「帕卡」是過客,網民常說的「李氏力場」,今次得要出分力了。

寫稿之時,香港是一號風球,澳門一於亦步亦趨,看來經過上次「天鴿」事件之後,更加謹慎,畢竟人命傷亡,才是最需要關注的事實。

[林燕妮]

傳真


傳真

27-8-2017

家中有個放在紙盒內的傳真機。傳真,fax,一個遙遠的名字,在今天什麼都用電腦、掃描,甚至一個手機在手,已可以接通全世界時,傳真反而成了件古董物。

早期寫稿後,需要交到報館,那是人肉速遞,及後,傳真機的出現,解決時間上的問題,可以說,第一個讀到我文章的,未必是編輯,而是傳真機。

基本上,傳真機也經歷了許多世代,自己第一部傳真機,分量十足,但有安全感,除了偶爾出現「咳嗽」外,沒有太大問題,可以說,是自己當年的戰友。而且,傳真機自己有個獨立電話號碼,不會跟電話線重疊。

傳真機大爺如果忽然脾氣大發,自己也拿它沒法,最有效的方法是切斷電源,關機數分鐘,算是讓它靜思其過,之後,自會乖乖聽話,繼續拍檔。

不過,終也一別,跟我並肩多年的傳真機,也得光榮退休,之後買回來的,體型輕巧多了,也算合作愉快,可能經常被我碰撞關係,壽命較之前的大型傳真機短。

那時候工作需要飛來飛去,不少稿件都是靠傳真幫手,但有時又要找商務中心,又要耐心等候,正是自己急時老編比我更急。可惜的是工作人員是你急你的,他做他的。

有次在上海,收一個傳真竟然花了我幾個小時,理由是電腦上房間沒有登記我的名字,原因就是,他們失掉我的入住註冊表,沒有入電腦,就沒有紀錄。最要命的是,商務中心是收傳真的地方,叫他們送件時,他們的答覆是,只負責收,不負責送。分工如此仔細,令人啼笑皆非。

傳真無疑是方便交稿,但有個程序叫跟進,否則,你有你交稿,老編有老編等稿,那就成了美麗的誤會。

今時今日,真是一部手機走天涯,難得是有接收時間紀錄,可要留心電話號碼,否則明明傳去甲報館的,交了去乙報館,變成一間稿太多,一間不夠稿。想起以前交稿時又急又忙,永遠記得三個字,不要亂。

[林燕妮]

良才遇將


良才遇將
26-8-2017



人求事還是事求人,各有各說。當你看見報章上招聘廣告上,清潔洗碗工人月薪隨時超過一萬元時,絕對是事求人的表現。不過,也不要以為洗碗或清潔是容易工作,要付出的勞力也不少。許多時候,不少關節甚至脊骨會出現勞損情形,可以說是辛苦錢。

至於人求事多是文職,寫字樓上班的打工一族,今時今日,起薪隨時不及一萬,需要經過試用才可以有加薪機會,跟勞力相比,文職付出的是腦力,當然還要加上對電腦的認識,透過電腦上的程式去編出應用範圍。簡單如設計一個履歷表,也要經過一定程序。

說起履歷,有老闆朋友說,近年許多人的履歷極為簡單,只列出在哪裏就讀,成績如何,隨時欠奉。遇過有不少應徵者,說會後補資料,結果這一補,隨時一至兩個月也未曾出現。雖然說工作如何要看表現,但一般履歷也得交到人事部作紀錄,方便他日調整薪金或職位升遷之用。

想起自己見工時,將履歷文件影印妥當,交到人事部,少不了還要附上證件相片,整整齊齊的一份。但今日不少人見工,就是讓你「見」,合則留,不合則走。

留的定義隨時是七天之內,有交帶的打個電話來辭職算是交代,有些十足失蹤人士,要勞煩公司同事致電給他,才施施然說已經在另一間公司上班,直情將上司氣壞。

以前自己會明白試用期的含意,之後正式成為公司職員後,才可以享受員工福利。總之,要辭職則要一個月前通知,除非公司辭退你還是你自己急於要走,那就補回一個月的薪金作罷。如果你是公司高層人士,會有更清楚的條件訂明,例如離職後不可以立刻在其他同類型的公司工作,時間通常是一年之內,總之,形形色色的條件,需要在工作合約上訂明,以免產生誤解。

有人轉工十足換季一樣,對於這類人,自己大多敬而遠之,因為轉工太多的人,總有一定原因,最怕遇上那些投訴「懷才不遇」的申請人,有沒有才,說是沒有用的,拿出你的才,自然有良才遇將的一日。

[林燕妮]

風球下


風球下
25-8-2017

半夜醒來,知道颱風「天鴿」到訪香港,天文台已發出八號烈風信號。相信不少上班族已作心理準備,不是不用上班,而是明朝醒來「天鴿」已飛走。

卻原來,「天鴿」不但過門而入,更逗留超過十二句鐘,更為香港帶來久未見過的「十號風球」。

看見電視上的報道,這隻「天鴿」威力不小,不少低窪地帶成了迷你水塘,看見巨浪打入海邊住宅時,也不禁驚呼,還有那座搖搖欲墜的吊船,不斷向大廈單位「拍打」,看得人膽戰心驚。

始終,風雲突變,有許多意外是避無可避,但預防措施未能做好,似乎難辭其咎,看見不少住戶將湧入屋內的海水不斷潑走的狼狽情形,完全令人感受到颱風威力。

為此,不得不向在颱風期間仍為市民服務的各行各業致敬。政府部門如天文台,是風暴消息主要來源,電視台與各新聞從業員,為市民帶來風暴影響情形。看見他們被颱風吹倒的情形,令觀眾也一把汗。

至於警隊、消防隊更要全天候待命,還有最忙碌的自是渠務署,處理水浸情形,還有塌樹更是颱風下常見情形,看見他們忘我的救人情境,值得敬佩。

還有不少服務行業如酒樓、快餐店等,更是為市民服務的重要大隊。還有電影院、卡拉OK等等更是市民熱門去處,雖然說風大雨大不宜亂跑,但在安全地帶消遣,就是一個特別假期。

風暴來訪,有人選擇在家裏休息一天,有人選擇外出吃喝玩樂一番,只要在安全情形下可以各適其適。但有些人則喜歡去滑浪、去游泳,雖然說是個人興趣,但始終都是危險性極高的玩意。要知道,如果出了意外,不但是你個人問題,還會涉及救你的隊伍安全問題。

意外是難以預測,但自尋意外則有累人累己的不應該。安全重要,你的安全其實是其他人的安全,希望尋找刺激之時,不妨停停想想,為己為人。

[林燕妮]

護眼不可輕視


護眼不可輕視

24-8-2017

收到讀者來信,要求我將「治老花果汁」再刊登,相信不少讀者開始有「老花」出現,既是如此,不妨再寫一次如下:

.馬鈴薯一個(中型去皮)

.蘋果一個(去皮)

.番茄一個(中型去皮)

.紅蘿蔔一截(去皮)

集齊以上材料,生磨成一杯水,連渣喝。自己連喝了約三個月,每天一杯,會發覺多細小的字也可以看得清楚,現在久不久也喝一杯,算是保持效果。而且,單是當果汁喝也不錯,味道甜甜潤潤,連渣也吃進肚就當早餐,有益也有營養。

老花其實是常見的視力問題,根據統計,香港人的老花歲數可推前至四十歲,可以說是中花而不是老花。有近視有散光有老花絕不稀奇,不少人只有老花,就選擇老花激光矯視,甚至更換晶體。

本來更換晶體多用於治療白內障手術,媽媽那時是先做一隻眼,待適應後再做另一隻眼,效果很好。現在不少人因為有老花問題,索性提早更換晶體,令老花問題也給改善。

曾經問過眼科醫生,他解釋說老花激光矯視限制較多。遠視不可以多於三百度,近視不可多於四百度,如果有散光,則不可以超過二百度。老花激光矯視,主要將眼角膜弧度打磨至兩個焦點,令眼睛可以同時接收遠近影像。跟普通激光矯視的分開主力眼及副眼的情形稍有不同。

不過,定期檢查眼睛是需要的,一年兩次,最少也得一年一次,主要不單是檢查視力,還要檢查眼底下組織,血壓高要留意,眼壓高也不可忽視,那是青光眼其中一個成因,及早發現可以治療,可以將青光眼致盲病情控制,保持視力。還有令人擔憂的是黃斑病變,可以透過檢查提早發現,作出治療。

保護眼睛,應該從小開始,充分休息最重要,保持室內光線充足可以減少眼睛消耗。家中有老人家,不妨加一兩盞地燈在夜間照明,減低跌倒風險。

[林燕妮]

王子與杞子


王子與杞子
23-8-2017

到廚房打開冰箱時,看見一包似是杞子的物體,仔細一看,紅彤彤大大粒,寫「寧夏杞子」,怪不得體型巨大。

這大大粒杞子,想起個寧夏朋友。那是當年在香港掀起《三國》熱潮的電視劇集,飾演周瑜的洪宇宙。

那時在北京,遇上飾演孔明的唐國強,聊到「周瑜」時,方知道這位「周瑜」是寧夏回族自治區的回族人,怪不得在劇集中看見這張面孔時,橫看豎看不像漢族人。樣子非中非外,輪廓分明,出鏡時有種特別氣質,無怪乎劇中周瑜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之後,自己慕名找導演蔡曉晴,說到這位周瑜,蔡導演對這人有讚無彈的,見我欣賞他,就說叫他到北京跟我見面。只不過當時他忙得不可開交,最後只通過幾次電話,對這位被朋友冠以「回族王子」的洪宇宙多幾分了解,直至一天,蔡導演叫我到大西北一遊,感受塞外豪邁風情的一面,順道看看洪宇宙可否當導遊,就這樣,就跟王子遇上了。

先在北京機場相見,洪宇宙答應到機場接我,但如何知道那是我呢,他倒不擔心,說見到自會認到,一個大傻哥站在我眼前,兩個天南地北的人開展寧夏銀川之旅。

在北京往銀川的飛機上,不少人認出他,前排有個男人直接問他是不是洪宇宙,他回答不是就不答腔,原來他不喜歡應酬,令陌生人覺得他冷冷的,原來跟熟朋友一起時,談笑風生,非常幽默,令大家過得非常愉快,而且他是家中大哥,外出時自然指點一切。

對於這個奇人帶我這個女子攀山亂走的驚險情形,記憶極深,因為他已將我這個遠方來客視作「兄弟」,跟他的兄弟遊山玩水大吃大喝的度過一個假期。想起那些美味麵食,他們叫「釀皮子」的,對這個大個子呼朋喚友為我炮製節目時熱情款待的安排,完全令人有賓至如歸的親切感。

也許,這位英偉俊拔的王子,今天已是「回族皇帝」,但相信他的爽朗性格,依然不改,那是一個人的與生俱來。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