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外星有生物


外星有生物
30-9-2017

對於獲得今屆邵逸夫天文學獎的得主,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天體物理研究所所長西蒙懷特的說法,相信天外有天,基本上自己是認同的。因為他認為宇宙中某個地方,可能有外星人存在。

從小就認為,地球上的地球人,是宇宙中的生物,至於智慧,是地球人自己編輯。因為人就是愛為己說話,認為地球人是宇宙中最懂得思考的生物。然後,為地球上的生物評分,狗、貓、豬、牛、鯨魚、海豚等等,都在評級之內。只不過,在一切動物眼中,牠們對「人」的評分又如何。

無可否認,人的思考能力、創作能力,可以將自己的層次提升,升到一個可以駕馭其他生物的階級,不單是其他生物,人與人本身也會為「人」來個評級。所以說平等是人騙人的把戲,大家只是活在不同的戲份之中,我是主角、你是配角的情形經常出現,這是人愛為其他人加冕的原因之一,地球人為自己編排的一場遊戲。

至於西蒙懷特笑言有外星人存在某個地方,我是一半贊同,如果說,有外星生物在宇宙其他地方,我是完全認同。

地球是個小丁點,其他星體上,一定有許多地球人不認識的生物存在。他們有他們生存的方式,甚至不少人認為有如《兩生花》的故事,宇宙中有另一個地球也不定。

近年興起移居其他星球的說法,自己絕不會考慮,除非有一天,能夠找到另一個和地球一模一樣的星球,否則要大家重新開始,重新建立,相信已是千百萬年後的宇宙,何止三生三世。

所以,自己信有外星生物而不是外星人,可能不少外星生物同樣將我們看成外星生物,你住在地球,外星生物生活在他們的原居地,各不相犯,宇宙太平。

天文學其實是一門有趣的科研,這位天文學獎得主小時候夜看天空,跟大自然發生感情後,開始修讀跟天文學有關學科,進而取得佳績。說到底,對於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容易得心應手,又是一個證例。

[林燕妮]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大閘蟹


大閘蟹
29-9-2019

大閘蟹是自己喜愛的食品。看見大閘蟹的廣告出現時,不禁食指大動,不過,人長大了,明白適可而止的道理,從前五六隻是等閒,如今兩隻也得要自我管制。

公蟹母蟹相比,自然愛公蟹的膏,那種填滿口腔,塞滿味蕾的感覺,實在別有滋味。那時候,有一堆愛運動,更愛吃東西的朋友,遇上大閘蟹季節時,大家來一場大閘蟹宴,買一兩籮,去個有專人蒸蟹的朋友的家,吃得開懷暢快,要知道,五至六的大閘蟹,蟹膏才豐富,才可以滿足我們這群大閘蟹迷。只不過,每次吃完之後,總會被健身教練捉要做運動,以作抵消大閘蟹的「膏」力。

有個朋友吃得整齊,那是說到最後,她將整隻蟹砌回原狀,再看看自己每次的戰績,我倒沒有特別耐性,不會玩這個砌蟹遊戲。

倒是一次聽一位對相學有興趣的朋友說「蟹目」。那是眼相中一種,通常指一個人的雙眼呈三角形,而且多是單眼皮,因為眼蓋比較腫,露出下三白眼,就是蟹目。

真正擁有蟹目相的人不多,男性長蟹目,人會看上去兇霸霸,女性更加不妙,是剋夫之相。幸好這類人不多見,反而有所謂微帶蟹目型格。這類女性的眼是微帶三白眼,眼珠微微向上吊,令人跟她眼神交往時,覺得很不自在。這位朋友說,這是屬於自私自利型,雖然不至於剋夫,但倒也不會大富大貴。

自己不會看相,但也明白眼神交往時所產生的感覺,相由心生,心正人也正,眼神自然光明磊落,不會鬼鬼祟祟,閃閃縮縮,沒事也給人一種緊張感覺,修心可以養相,一個開懷的笑容,人也顯得特別有自信。

所以,每天早上盥洗後,鏡前是個愉快的長相,一整天也會開開心心,相反,見自己烏眉瞌睡的樣貌,就覺得這一天會渾身不自在。

看相於我來說,沒有特定分別,只要叫人家看得舒服,已是成功開始,好相加好心腸,就是形神同氣,令人如沐春風,沒有戒備狀態,自然相處愉快。

[林燕妮]



情緒夢


情緒夢
28-9-2017

一睡解千愁。能夠在睡覺前來個熱水浴,才是最好享受。

有人說,洗澡洗得人也清醒了,怎可以立刻入睡呢。但對我來說,加點香薰,泡在水裏差不多變成紅雞蛋後,抹乾身體跳上,自然進入睡眠狀態。

睡中有夢也好,無夢也好,起碼將日常需要思考的問題放在一邊,腦內不停想不同事件,是失眠的主因。有朋友說,夢中見六合彩開獎號碼,之後立刻往取紙筆,記下數字,但可能太緊張,只記得五個字,也沒辦法,唯有在投注時再加選擇。問她可曾中獎,她說中了三個字,取回本錢。又有個文友,躺在上左思右想,忽然想到個題材,立刻醒來寫下資料,結果就是另一個晚上的失眠。

自己倒不會因為特別原因半夜起,題材要來就來,醒來記起就記下來,記不起也就作罷,不會勉強。有如淨思一樣,將一切掏空,不再想苦惱事,人會自然進入無思無維狀態。那時候往禪修,就有這種一切皆空的感受。

人到煩惱時,心情自然百般不適,行不安坐不寧睡不穩,總之渾身不自在,記憶之中,經常有一個字浮出來,那是「渡」。

將一切化渡,就可以將不舒服不快樂渡走,人會自然輕鬆起來。許多時候,人會不自覺地將自己的神經繃緊,然後,想放鬆又鬆不來,那是其他人幫不來的,一切得靠自己,可能是情緒使然,所以,從不會對朋友失約懊惱,人有許多時候是身不由己。

近年,經常讀到有關情緒病的新聞,有個朋友,一向樂觀開朗,忽然變得自閉自困,家人立刻為他尋找醫生,希望可以將他的病情控制,沒想到,幾經辛苦排了個見醫生的日期,在家人沒有留意時,他跨過露台一躍而下,結束才不過三十多歲的一生。

情緒可以殺人於無形,許多時候,自己也不自知,唯有靠家人、朋友觀察,覺得有問題時,立刻作出安排,盡量令他舒服,然後探索。不過,欲速不達,對待情緒出現問題的親人或朋友時,最重要的是耐性,還有的是關心。

[林燕妮]

學力心


學力心

27-9-2017

近年職場上的流行說法是,識字不如識人。那是說與其學識好,不如識人多。說的是人脈關係,可以幫助一個人在職場站穩陣腳。

說法不算錯,也不是百分百對,高學歷,始終是自身價值的保證,只不過,在工作上,需要其他人的輔助,事情容易辦妥,而且相信,識字自然要明白字的意思,反對讀死書,但支持要讀書。

至於說識人,在今日社會,許多事也真靠人脈,打拼是一回事,要得到其他人認同也是一回事。有些人有打工命,那是說他們非常容易得到老闆歡心,也容易得到同事間支持,辦起事來自然事半功倍,那是互相推動而成,但這類人做老闆並不一定成功,因為權力在手時,他的決策隨時搖擺不定,少了老闆應有的決策能力,這類人,要他交計劃容易,但要他管理人手,成了問題。

也有人總是得不到老闆誇獎,他們做事落力,沒有特別出錯,成績也算不俗,但年終獎勵只是一般,那是印象分所致,沒有特別理由,因為根本就沒有問題,那是人與人之間的感覺。不過,能夠盡心盡力為公司付出,終有一天守得雲開,且看你的能耐。

自己都算是老闆,明白老闆也明白下屬心態。最怕遇上那些以為學歷勝於一切的求職者,學歷如何如何,那是你個人的本錢,對找工作來說,或多或少有點幫助,不過,如果以為自己學歷高而不可一世,終有一天會站不住腳。學歷成績已是過去,我們需要的是你現在與未來的工作能力。學歷是需要,但不可以支持你工作上的一切。

與其說學歷,倒不如奉勸大家保持「學力」,那是你自己不斷學習的能力,唯有如此,方可以與時並進,活到老學到老,做到老更要學到老。否則,人人通識而只有你不識,什麼博士成績也是徒然。

與時並進才可以找到時代脈搏,否則會被淘汰,太多人記自己當年,不願意面對現在,可以說是,你不但辜負你的過去,而且埋沒了你的未來。保持學力心,方是最佳武器。

[林燕妮]

地價難測


地價難測
26-9-2017

房屋問題依然是政府需要面對及盡快解決的問題。於是近日說得熱哄哄的是「貨櫃屋計劃」,還有個「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算是為低收入家庭引進多一種考慮。

看看房地產資訊,方知道今日的樓價真是升到難以置信,不過又不由你不信,價錢高,依然有人要,甚至搶,在供求不平衡之下,樓價升得暫無止境。

朋友說他在半山的一間樓,近日頻接到有地產公司接洽,說有興趣全幢收購。朋友只佔其中一個單位,於是在群組內向其他業主查詢,有些有興趣,有些沒有興趣。價錢不合嗎,朋友說都算可以接受,但要求在同區內買回同樣大小的新樓則沒有可能,這是不少業主不肯放售的主要原因。

從前地產商想收購某地段物業,可以用以樓換樓方式,再加上一筆搬遷費,於是不少戶主都樂意接受,不過,總有兩三伙戶主希望留守最後,將價錢提升,算是對發展商作出要脅。

不過,今時今日的地產商已採取保護策略,合約中訂明收購成數不足八成,合約作廢,之前付出的訂金也得在無利息情下收回。業主則要考慮,想賣也得有其他人願意,否則放售率不足八成,等於白費。為什麼要八成,那是對物業進行強拍條件之一。政府有例,樓宇年齡在五十年或以上,收購成數達八成已可以強行拍賣,業主若要打官司,則要付上龐大律師費用,贏了還可以,打輸官司所產生的後遺症也不少。

通常,不是單一業主式收購,所花時間也夠長,因為人人都有私心,大多有你先賣,到時自己可以要求發展商給高價,只是人人都有此心時,那就永遠也洽談不成。

我倒建議朋友,集合八成以上業主跟發展商來個討價還價,相信有意購入發展的地產商,不會斤斤計較,他們也想速戰速決,盡快可以完工。

作為業主,知道物業有機會被收購時,自然有一番憧憬,但發展商也有一定策略,而且心裏有價。業主之間,需要團結才可以有議價能力。

希望朋友可以心想事成,物業可以賣個好價錢。

[林燕妮]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惦記妹妹


惦記妹妹
25-9-2017

不知幾時,襯衣上竟有幾點血漬,想是剛才切水晶梨時,不小心了食指頭,血止了,卻原來有幾點濺到襯衣上。

每次見到血漬濺到衣物上時,就會想起妹妹的說話。「血漬要用冷水洗,不要用熱水洗。」每次見效,成了自己清洗衣物上血漬時的殺手

想起妹妹,總有種說不出的惋惜與心痛。剛在史丹福環境工程學畢業,投入工作才不過兩年,發現自己患上癌症,這個打擊對她也大,不單是她,包括全家人。記得她還對我說:「早知如此,就不用那麼用心讀書了!」語氣像為大家開解,其實內心的酸痛早已滲在語句內。是的,我們都會說,為什麼是她,如此青春少艾,往後的日子,令我們更加為她的堅強而痛心。

那次清洗血漬的事故,深深印在腦裏心上。那是我這烏龍王,走進病房後,不知怎的將那掛鹽水、藥水和一包血漿的鐵架撞倒,砰的散碎一地,房內醫生護士都嚇傻了,而我更是不知所措。

也不知如何收拾殘局,只見妹妹抱那個被血漿濺紅的白枕頭從浴室走出來時,但見那枕頭已回復雪白模樣,妹妹笑笑跟我說:「姐姐,血漬要用冷水洗,不要用熱水洗。」看她這麼一說,將全個房間的繃緊氣氛放鬆下來,而我則少了剛才的尷尬。

只是,電療化療令妹妹的頭髮掉光,她的頭圓圓的像個小尼姑,依然漂亮,沒有頭髮就戴假髮。記得我還替她的假髮穿上珠子,那年非常流行的,戴在妹妹頭上,全然不覺得是戴上假髮,妹妹開心得抱我大笑。那時候,全家對妹妹的病情甚為樂觀,相信她一定可以康復過來。

世事總有遺憾,那是人生中的不能避免,對妹妹病情樂觀的我們,不得不接受現實。爸爸和媽媽到美國將妹妹帶回港,初時精神奕奕,還以為可以康復,沒想到一切是曇花一現,上天就是開了個大玩笑,可能妹妹太可愛,天使隊伍要立刻將她召引入內。


[林燕妮]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反斗城


反斗城
24-9-2017

美國玩具反斗城申請破產保護,幸好亞太業務不受影響,否則不少父母失去一個帶孩子買玩具的地方。

玩具(Toys),對今日的小孩子來說,尚有一點關連,再過一段日子,全民小孩可能進入「電子奶嘴」時代。

初看電子奶嘴一詞,以為是一些利用電子科技的奶嘴,卻原來,那是新一代嬰兒,已經將電子產品iPad、手提電話等等作為安撫情緒的流行工具。

直至一次,自己也在酒樓晚膳時,看見不少有孩子的上,總有部電子產品,大人在吃在聊天,小的就是看電子產品,十足電子菜,小孩子是邊吃邊看,跟從前的家庭,以電視送飯一樣普遍。

當年能夠被放在食飯時段的電視節目,多是合家歡皇牌,那段時間真是黃金時間,廣告一分鐘值萬金是等閒,而且多是大客戶取得,需要一定審批。

玩具零售業,在全世界都要面對這個切身問題。從前一班小朋友玩「家家酒」,玩得多開心,跟其他人溝通不會出現大問題,看見今日大人小朋友都以電子產品作伴,那是人與人之間的隱藏危機。

網絡世界令人身不由己,小孩子的奶嘴,原來是平復小孩子情緒的產品,電子奶嘴隨時令小孩子的神經系統進入緊張狀態,情緒不但不易放鬆,反而愈玩愈緊,變了成長過程中需要面對的危機。

很久之前也到過玩具反斗城逛一逛,那兒種類紛陳,不但小孩子看得開心,大人也會覺得興奮。通常每間反斗城的面積很大,各類貨品分門別類,令人極易找到自己想要或喜愛的玩具。中文名「反斗城」,更是充滿動感,裏面也真如一個迷你玩具城。

只不過,時代洪流,特別是網購的出現,令不少實體店都面臨舖租與人工的大問題。新生代物質豐富,對玩具已沒有天長地久的感情。玩具反斗城在香港的數目已減少了許多,也是個警號,說到底,保持一個人的童真,還是少不了玩具。

[林燕妮]

說傭人


說傭人
23-9-2017

新傭人來了我家也有幾個月,朋友問我今次這個菲傭如何,不錯不錯,起碼比我之前那個好許多。

之前那個履歷上寫得很好,照顧家中大小評分也高,沒想到,來到我家後發覺貨不對辦,也不能說辦,而是工作不對履歷,而且做起事來戰戰兢兢,話她又怕嚇到她,以為給她時間適應,沒想到適應了幾個月也不成。最要命是她煮的飯沒有味道可言,已經嘗試給她一堆食譜,見她非常專心閱讀,但煮出來的菜還是沒有味道。

自己有時吃一兩啖飯加點菜就算,無意間的來個纖體,但兒子卻不成,根本吃不飽,於是晚晚消夜,吃出個小肚腩。有時更特別多叫一些作午餐。朋友說我不懂燒飯煮菜,想教她也難,有一天,兒子說「send her to school」好了,請個傭人供她上烹飪課,似乎不合邏輯,也不划算,我們不過兩個人,對菜要求不高,到時學了些九大簋,對她來說是無用武之地。

送去學校不成,唯有依足條款將她辭退,因為兒子有天見她連開罐頭也不會,覺得她全沒有廚房概念,也就算了。

請傭人,菲傭也好,印傭也好,也真要睹運氣,早期請的菲傭,有規有矩,全然不用操心,之後良莠不齊,那個偷了我百多萬財物的菲傭,實在令我有傭人恐懼,於是,曾經有一大段沒有傭人真空期。幸好自己胃口不大,簡單是一餐,麥當勞也是一餐,有需要就約朋友往外大吃一頓也可以,自己一個人處理一個家,沒有大問題。

倒是懷念家中有順德媽姐的年代。黑褲白衫整整齊齊,而且洗熨得乾淨,令人舒服,而且也不用特別訓練,自有一套禮儀,老爺少奶叫得清楚,男少主不是大少二少那樣簡單,而是大官二官的,女少主是大小姐二小姐,總之,「分門別類」的叫法,在今天來說可能已是絕響。而且,她們對主人是忠心耿耿,很多是做足一輩子。想再知道以前傭人的分工,找些粵語長片看看,那是歷史紀錄。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