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網外人


網外人

9-12-2017



人是群體動物,但實際是,人是完全可以獨處的個體。

朋友中,有極喜歡熱鬧的,與其說喜歡,不如說需要,要他們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公司,甚至一個人在家,都有自我恐懼症。也真有這類人,他們說一個人完全沒有安全感,在家裏會胡思亂想,又怕失火,又怕有賊人入屋,總之,差點未有想到天花會塌下來。要他們早點上牀休息,又說聽到一丁點聲音也會醒來,看來要自我好好調節,否則情况可能日漸變壞。有朋友建議,叫他養隻寵物,貓也好狗也好,有個寄託。如果以他這類愛胡思亂想的,養隻狗也不錯,可以令他的恐懼感減退。另一個朋友插嘴說,有些動物跟人一樣,非常敏感,容易受驚,到時可能適得其反,更加麻煩。

自己倒認為也不一定,養隻寵物,自然要負上責任,那時候,隨時要將自己化身保護者,恐懼症會不藥而癒,那是自然反應,你給牠關懷,牠自會令你覺得愉快。

至於自己,可以處於熱鬧環境,也可以獨處在家與世隔離,况且,手上有手機,天下大事也知八九,不過,自己多看是世界或香港新聞報道,其他的資訊,可讀可不讀,跟其他「網中人」相比,完全可以置身網外。

能夠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寧靜,是心靈的洗滌。與時並進需要,否則你不知道今日世界的步伐;跟自己獨處也需要,唯有這樣才可以為自己的思想來個沉澱、過濾。做個開心網外人,不要在洪流之中失去原來自己。

[林燕妮]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SOHO


SOHO

8-12-2017



幾個朋友久未見面,倒不如約出來一塊兒聊天。其中一個問另一個朋友在哪兒工作,那個朋友爽快的說自己在蘇豪工作。

蘇豪,聞名卻未曾到過,只知道是中環的一個小區。朋友笑說,不是在那個地區工作,而是SOHO一族。

那是Small Office & Home Office的意思,即是說他正在家中上班,屬於自由工作形式。他說,SOHO一族為數不少,寫作人、音樂人,甚至漫畫家、網站設計、網絡紅人都可以在家中工作。

自從成為族人之後,朋友說工作自由,終於可以名正言順成了自由人,只不過他又發覺,一旦太自由,反而有點不習慣,時間太多,工作太少,怕只怕有天成了宅男,跟社會脫節,漸漸變成獨孤人士。

其實,工作是生活中一個過程,只要將時間安排好,就可以享受自由的樂趣,彈性工作時間,掌握在自己手裏。正如自己知道要交稿,那就作好編排,特別是遇上出門外遊,自己得要預備一定數量稿件,自然旅途愉快。如果出門時間緊迫,或公幹時間太長,也真要好好編排。

特別是SOHO初期,會令人進入興奮狀態,甚至會認為不妨放縱一下,晚睡遲起,食無定時,由以前的循規蹈矩,到現在隨心隨意,初時會覺得開心,到後來變得有點頹廢。還有一點是,會令身體時鐘出了變化,特別是腸胃最易出毛病。所以,做SOHO人士之前,要好好訓練出一套自制能力,作好安排,如何令自己明白工作與健康要取得平衡。

[林燕妮]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十年


十年
7-12-2017

十年。正常來說,人生也真有許多十年。回首驚覺,自己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十年。只是,十歲的小孩子,二十歲的年輕人,到三十歲以後的成年人,每個過程過得又快又朦朧。
曾經寫下許多目標,十年太長了,通常訂下五年計劃,大致分為初中後三個階段,有些可以成功,甚至比預期計劃中快,但有些則是超出預期。用時間來綑縛自己,有好也有壞,但到五十歲以後,應該解除束縛,開始計劃不用工作的悠長假期。
計劃歸計劃,原來工作還是逼着來,也沒太大關係,對自己來說,還是用工作來激勵自己。也許,自己做喜歡的事,同時也可以賺得酬金,寓工作於快樂層面,人也變得更有活力。從來就只怕沒有工作去刺激自己,身邊有些朋友在退休後,竟然患上輕微抑鬱。我想那是他們曾經身居要職,慣在戰場上衝鋒陷陣,一下子百無聊賴,人就變得無所事事,開始產生各種情緒。
十年計劃不尋常,特別是退下主要工作崗位後,如何令自己活在另一個領域之內,真要好好適應。
十年前的你如何,今天會如何,未來的十年又如何。十年思念也不錯。想到蘇東坡的「十年生死兩茫茫」,舊人舊事舊時情,情真意切,一句已深陷人心。
還有,納蘭詞中一句:十年蹤迹十年心,悼愛情也悼知己,人生失意與遂意,盡在迴廊相思地。就在今天開始,每天都以感恩的心去迎接未來十年,茫茫蹤迹,莫道尋常。
[林燕妮]

無求


無求

6-12-2017

每個時期,每個階段,都在重複。重複有如時裝設計,長的短的,闊的窄的,這裏加一點,那裏剪一部分,又成了一個新潮流。只不過在加一點與刪一段之中,可以看到設計師的風格。有不少名店採取不變應萬變方法,也有些在不變之中稍稍偏移,成了品牌,自有一群忠實支持者。只要有品牌標記,自會創立一批消費者。那是你的夢想汽車,那是她的Dream Bag,沒有關係,用自己賺來的錢去買自己心愛的東西,特別珍貴。

如果說,女性有個寵愛自己的伴侶也不錯,一句我想要,明天就會在眼前,當然這是天生幸運兒。對於一個想要,就得要加倍努力工作的職場達人來說,有工作有收入就是最佳保障。

由於每個人對物質有追求,物質製造者自然加以配合,滿足消費者需要。然而,人總有到達「無求」的階段。無求的意思可多着,有的是你已經擁有,那就不用求,有些是你知道,任你如何求也達不到的,不如以無求去處理。更有不少是,當你得到之後,你又會覺得原來不外如是。只不過不外如是之前的想法,最後結果是大有出入。

每個人到最後所追求的,是平穩過渡,保持身體健康,百分百是沒有可能的,任你如何精壯,八十歲如是,九十歲如是,但一百歲之後,身體機能一定撐不住,長生不老但機能總會退化,是必然定律。如何令自己在過渡期中保持清醒,盡量減少要人照顧,那已經是幸福到尾,總之,活着要有尊嚴,那怕只剩下一口氣。

[林燕妮]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眼紅記


眼紅記

6-12-2017



早上醒來,覺得眼睛有點矇糊,還以為未睡醒。

到洗手間盥洗時一看,眼睛紅了,看來是捽眼時太用力所致吧。及後吃早餐時,菲傭忽然大叫,指着我的左眼說,眼睛很紅呢。唯有說沒有大問題,叫秘書替我買支眼藥水就可以了。

如是者過了一天,似乎沒有好轉迹象,覺得頭有點痛,不想睜開眼,兒子覺得似乎不是眼睛紅了,立刻到醫院檢查。最後結果是:感冒菌上了眼。住了一晚醫院,終於可以看清眼前事物。

都說感冒菌是可以游走身體每個地方的,怪不得大家都要小心,不可以小看傷風感冒。特別是近年惡菌肆虐,政府已叫市民打預防針,減低染病的風險。

發現紅眼時,也得需要留意,有病人曾經因為眼中風而差點失明。有時候,眼睛會忽然看不清楚,甚至覺得痠痛,有機會是「假近視」。對於低頭一族,因為長時間在短距離內盯着屏幕,會令眼睛內肌疲勞而收縮,令距離出現不穩定情形,有機會是假近視。當然一切以醫生意見作準。

眼睛是靈魂之窗,需要好好保護,不少朋友已經由年年驗眼改為半年驗眼,因為工作上少不了看電腦,跟朋友通訊又少不了看手機,眼睛過度勞損,自然出現問題。

總之,人要休息,眼睛更加需要休息,偶爾滴滴人工淚水去滋潤一下眼睛無妨,但覺得視力出現問題時,就不可以忽視。特別是配眼鏡也一樣,不能掉以輕心。

[林燕妮]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一石激起浪


一石激起浪

4-12-2017

香港運動員揭露自己十多歲時被當時的教練性侵犯事件,可以說是「一石激起千尺浪」,正如當事人所說,相信會有其他受害人跟她的遭遇差不多,所以,自己覺得有說出來的需要。

我相信在不少界別中,會有不同受害人,不但女的受侵,男的也不會例外。在每個人的受侵過程中,隨時有自己熟悉的人,更可憐的是,有他們尊敬的人在內。

身體受到傷害,還不及心靈上的創痛,一個曾經令自己尊敬的人,竟然對自己做出這樣的行為,簡直是年年月月的虐待。朋友說,事件披露後,不少人致電到電台,說出自己多年鬱結。其中一個最叫她震動。

那是個八十五歲的婆婆,致電電台說自己在五歲那年,在爺爺的家中被個不知名的男人用手指插下陰,她說給母親聽,之後輾轉傳到爺爺家中,以為可以將那個人繩之於法或作出告誡。全都不是,那個婆婆喚作姑媽的人對她作出「警告」,叫她不可以將這件事說出來。婆婆說自己現在有機會什麼也記不起,但這件五歲時家人或家人朋友侵犯的事件令她耿耿於懷。現在的她,丈夫已死了,親人不在身邊,於是大膽在空氣中說出來。主持人問她如今是否覺得舒放,婆婆說是。

可以想像,八十五歲的婆婆,對自己五歲時發生的慘事如此深刻,恍如烙印。相信不少遇上這類性侵事件的人何嘗不一樣。

愈是親近,卻對沒有反抗能力的小孩露出魔爪,這類人必須嚴懲,奈何提出舉報的個案不多。總之,留心自己孩子的舉動是現代父母的重要一環。

[林燕妮]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莫道尋常


莫道尋常

3-12-2017

許多人會對生命中的波折,作出開解。「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算是個自我安慰,也是對其他人的憐憫來個解釋。

由於你的解說,令想來安慰你的人會卻步,甚至認為你沒有事的,也不用去開解你。但實際是否如此,也不盡然,只不過有類人是不想去面對不如意,就用餘下「十之一二」去減輕自己的痛苦。

說到底,每個人都是有苦自己知,只不過有人會喜歡公告天下。正如家中有老人家的都會明白,有些是什麼也收藏起來,連身體不適也不願意告知家人;有些老人家可不同,有小小毛病也大呼小叫,彷彿全家人都要將焦點放在他身上。不過,兩種性格也沒有錯,那是自我反應,最終還得要看家人如何處理,如何作出適可而止的關心。

為什麼適可而止,因為太關心,有人會覺得你煩,那時反而令對方不開心。如果自我中心的,太關心又會令他更加自我,偶爾少了一點關心,他又會覺得大家不注意他,自然不開心,多麻煩。

處世難,處家人也難,遇上喜歡長嗟短嘆的,過度的安撫又會有反效果,總之,就是一個難字。有時候自己也在想,自己是難還是不難。更向身邊朋友說過,發現我出現囉唆情形,必須立刻提點我,不過他們似乎倒不擔心,其中一個說我沒有這種煩人本領,心裏慶幸之餘,也不禁對自己說千萬不要學會煩人本領。

山一程,水一程,故園無此聲,休說生生花裏住,惜花人去花無主,人生原是過客,尋常客旅。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