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3日 星期六

莫道滄桑


莫道滄桑

3-2-2018

世道滄桑,自有生死。生與死的關係,有如一對雙生兒。

沒有生,哪有死。死之後會否有生,那是我們為死亡塗脂抹粉的想法。彩虹橋是個開放地,也許一天,那是另一個生命的歷程。

生命生命,可以說是死亡的好兄弟。死亡的角色也重要,因為當大家明白死亡是最後的一條路線時,自然會積極地、努力地在死亡之前去享受自己的人生。如何令人生豐盛,如果將行李收拾好,走上最後的一程,不需要逃避,這是大家最後都要面對的。

對於生死,大家可能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慨嘆,但實際的說法已改為,「既有生,何必有死」。如果想深一層,人人都不用死,那生存似乎顯得毫無意義。一來會人口爆炸,大家要面對的鬥爭可能更激烈。如果沒有死亡,那根本連生育也不需要,因為相反,生多一個,都是恐懼,所以,不捨還是不捨,別離還是別離。眷戀生命不是壞事,天上人間原來就是同一片天地。

生命有長短。有人死後會覺得不公平,為什麼他長壽,為什麼自己生命短促。如果細心一想,也沒有不公,如果要計算,應該這麼計,生命的賜予愈長,死去時候失去的自己更多,這是條看似易懂的計算法,其中卻非常複雜。特別是那些整天自怨自艾的,到最後會明白,死亡是最公平的判斷。

自己是個對死亡有感覺的小孩子,曾經為自己寫下「墓誌銘」,縱是荒唐言,想來當下已包含解說不了的辛酸淚。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