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清明隨想


清明隨想

2-4-2018

要不是朋友說起,也不知道清明節又到了。慎終追遠,是對先人的追思,有人喜歡用祭祀儀式,有人默默記在心裏。怎樣也好,也是對先人的尊敬。

生人紀念死人,懷念親人,是生與死的對比。兒孫滿堂的,死後也會特別熱鬧,特別是以前的回鄉祭祖,可以將四方八面的親人匯聚一起,除了拜祭之外,也是各地親友聚會的自然配合。有些朋友說起咱家祭祖情形,除草掃墓,極有清明節氣氛,之後又會在山頭上野餐,你一塊肉,我一片鴨,吃得津津有味,死亡是一次生者的聚會。

有人聞「死」色變,名副其實存着怕死心態。但死亡對自己來說,覺得坦然,也是必然。只不過,許多時候並不是如你所願,當你覺得生存的意義所餘無幾,希望快快了結,死亡卻偏不會來。相反,當你覺得生命如花燦爛,甚至可以呼風喚雨之時,死亡會突然到訪,根本不可以逃避,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死亡就是說來便到,不可以拖延兩句。

從小的世界觀是帶點灰色,認為人生是不快樂居多,不是自己貪婪,更不是自己說「風涼」話。我認為人類倚賴生存而令自己生存下去,所以說到底,我還是贊成「安樂死」。選擇死亡不是錯,痛苦地活着才可悲。

天才如霍金也死了,宇宙沒有因為他的死而有變化,正如說,人不要以為自己最重要,基本上,沒有了某個人,世界不會因此而停頓,只不過一切已成習慣,總會想盡辦法去強迫自己認為如此,去證實一個人曾經存在。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