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6-4-2018

醉過方知酒濃。不少人以為我可以喝它數杯,其實不是,只是禮貌地微微沾唇,不像其他人的鯨飲。

雖然少喝,但也試過酒醉的經驗。一是喝得醉醺醺時,來個倒頭大睡,不過,酒醒之後的感覺絕不好過,頭痛欲裂,想吐又吐不出,得要再花二十四小時才可回復原狀。另一種醉更麻煩,五內翻騰,按也按捺不住,一吐如注的情形也出現過,幸好是在酒店房間內,否則也真失儀態。

所以,不會喝酒只會沾沾酒。有些人酒後也真語無倫次,甚至會說出外星人語一樣,第二天問他知不知道自己講過什麼話,他就是說記不起。有次晚上回家,赫然發覺馬路邊躺了個男人,朋友說應是醉漢,入管理處通知管理員處理,否則那人左翻右翻,碌出馬路時就危險多了。

有醫生朋友說,駐診急症室時,遇上長假期,醉酒入院的人特別多,不分國籍不分男女。通常酒醒後,對自己躺在醫院內吃一驚的情景大有人在。不過,他也真奉勸人少飲為佳,有時候人躺在地上,嘔吐物卡在氣管時,隨時發生危險,也不可以輕視。

朋友間聚會,喝點酒增增氣氛無可厚非,千萬不要成了酒奴,被酒支配,酒後駕駛更不可試,否則累己更累人。

自己喜歡在大閘蟹時節喝點紹興酒,加一粒話梅更美味,媽媽平時少喝酒,但喝紹興酒倒是不拒。醉,不用因酒濃酒淡而定,一班好朋友圍坐,已有令人沉醉的氣氛。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