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代友


代友

17-5-2018

「代客探監」案件,由有罪終審至無罪,也真峰迴路轉,也證明每個人對「朋友」的定義有所不同。

原來探監守則中只有「親屬或朋友」可以選擇,沒有代朋友或代親屬,看來也真要重新編制可探監人士的資格。否則,下次再來個「他是我兄弟」更加值得斟酌。

由於代客引伸到「朋友」兩字,也可以令人思考朋友的定義,是泛泛之交,是死黨還是戰友。

「他是我的朋友」是一句非常普通的對話,沒有人會探討是好朋友,是知己好友,還是什麼層次的朋友。

朋友其實也有益友、損友,一起打波的就是波友,對汽車有共同興趣的可說是車友,甚至在教會中認識的,已可以稱之作教友,總之,良師益友、酒肉朋友等等一大堆,想起來才覺得朋友的類別也多。甚至可以說,不少朋友,大家互相了解的程度比有血緣關係的親人,更加緊密。

在法律的觀念上,更加沒有明確的「朋友」定義。所以,今次案件,也是為「探監人士」的身分來一個解說。

說實在,對一個在囚者來說,有人去探望,不失是件好事,代人客也好,代親屬也好,不少機構也有這類探訪,起碼讓犯錯的人覺得人間有情,對日後重投社會有一定幫助,讓釋囚有面對親人及陌生人的勇氣。

朋友的定義,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正如那次無端走入內蒙古大漠時,「安達安達」之聲不絕。安達,就是朋友的蒙古語了。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