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啼笑皆非一則


啼笑皆非一則

1-12-2017



醫院故事多,可博一笑的情節也不少。其中有一則是這樣的。

一個剛畢業的護士剛入職,剛巧有病人死了。護士問高級主管,在通知死者家屬後,應該還有什麼要預備。

高級主管對她說,也沒有什麼特別,盡量令死者看來自然一點就可以。沒想到,高級主管做完手上工作,回去幫這個新入職護士時,竟看到這一幕。死去的病人不是躺在牀上,而是靠在枕頭上,戴着眼鏡,手上有張報紙。將高級主管弄得啼笑皆非。

以上的故事,真也好,假也好,總之想到那個景象時,極有喜劇效果。自己在想,這樣的「造型」也不錯,非常自然,也切合自己愛閱讀的習慣。只不過,那是想像,不能實現。

死亡是人生最後的道路,自己早已告訴親友,如果我死了,千萬要低調,更不要什麼瞻仰遺容的儀式,說實在,有哪個人的「死相」是漂亮的呢,既是如此,倒不如讓自己生時的樣貌,留在認識我的人心中,總好過叫他們見着一個似曾相識,卻已面貌不一樣的朋友。所以,不少人或死者親人在瞻仰遺容時,都會閉上眼睛,說是為逝者送上深切祝福,其實或多或少,都不想見到一個陌生的面孔,音容存心中。

不需要瞻仰,更不需要那些大紅的化妝,正如說,自然一點就好了,如果真會面如死灰,那就薄施脂粉,千萬不要下重手,否則真會將人嚇着。話雖如此,人已死,一切已身不由己,且讓一把火,煙飛天外去。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