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2-6-2018

除了「一」「二」之外,「人」就是人之初要接觸的中文字。

人,兩筆就可以寫完,也就是說,人就是兩筆,一生一死。生下來的一日,自有死去的一天。所以,有這樣的一個問字故事。

有人問,「一」字是什麼意思,是否事事皆能,事事順利,樣樣第一。由於問的人,太囂張,不可一世的,於是解字人為他作了一個詳盡的解釋。

解字人說,說了一個「一」字,就是說,生之盡,死之始。將那個問字人嚇得回家病了一場。其實,也真沒錯,生之最後一劃是一,但死之第一劃,就是一。

人可以簡單,但由於有要求時,就會窮追不捨,求名求利,忙得吃飯沒有時候,睡覺也沒有時段,一切一切,就是為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

自己是個問題兒童,我沒有問什麼是「一」,我只會問為什麼要做「人」,人字寫來容易,做來卻不簡單。然後又想,如果世上只有自己一個人,那自己已沒有必要去為做人而做一個人。

原來做人是做給其他人看的,也是證明我這個人的存在,由於有計較,由於有其他人,於是人就要努力去做人。

說得太多「做人」,所以明白到,做人真的也難。能夠做回一個自己認為舒服的人,才是不枉為人。跟人比較是會不舒服的,偏偏其他人經常與人比併,也真無奈,做一個簡單的人更不容易,人生是太多的身不由己。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