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7日 星期六

真與假都險詐


真與假都險詐

7-4-2018

網絡資訊滿天飛,連facebook都畀人盜用數以千萬計用戶資料,朱恩伯格也不得不公開致歉。

至於普通市民或電話用戶,也不能擺脫這些困擾,剛剛又在手機上收到說看見某個號碼的電話,不要接聽,否則需繳付$1080通話費。跟着不少群組都傳來同樣信息,可見資訊擴散之快。一切都是未經證實,但不少人有如驚弓之鳥,將信息不斷傳播。

無可否認,安全至上,特別是今時今日騙人電話如此猖獗,但又會替一些長者擔心。基本上,電話響就接聽,完全沒有考慮,如果一聽就要收錢,這一批長者用戶方要小心。

有時候覺得,傳統固網電話似乎比較安全,因為接收電話不用收費,撥出電話則以外地IDD電話才需要付款。

有個朋友也烏龍,以為撥電話號碼有$1080,傻傻地撥了號碼,幸好多次都是「你所打的號碼暫時未能接通,請遲啲再打過嚟啦」。結果再看清楚短訊,才知道有機會是行騙電話。

其實分析過後,電話暫時未能接通,即是說有這個電話號碼存在,可能太多人有興趣去「求證」,令電話未能接通。也不知朋友之後有沒有再嘗試。

如此說,做個整蠱專家也不難,但這樣做是損人利己或者是損人不利己呢。為那個同電話號碼的用戶也真叫屈,無端被蒙上騙人之名,真真冤枉。

雖然說不知是真是假,但一切小心為上,來歷不明的短訊、電話,不讀不接聽也罷,如果是朋友,一定會將你找着的,不必擔心。

[林燕妮]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6-4-2018

醉過方知酒濃。不少人以為我可以喝它數杯,其實不是,只是禮貌地微微沾唇,不像其他人的鯨飲。

雖然少喝,但也試過酒醉的經驗。一是喝得醉醺醺時,來個倒頭大睡,不過,酒醒之後的感覺絕不好過,頭痛欲裂,想吐又吐不出,得要再花二十四小時才可回復原狀。另一種醉更麻煩,五內翻騰,按也按捺不住,一吐如注的情形也出現過,幸好是在酒店房間內,否則也真失儀態。

所以,不會喝酒只會沾沾酒。有些人酒後也真語無倫次,甚至會說出外星人語一樣,第二天問他知不知道自己講過什麼話,他就是說記不起。有次晚上回家,赫然發覺馬路邊躺了個男人,朋友說應是醉漢,入管理處通知管理員處理,否則那人左翻右翻,碌出馬路時就危險多了。

有醫生朋友說,駐診急症室時,遇上長假期,醉酒入院的人特別多,不分國籍不分男女。通常酒醒後,對自己躺在醫院內吃一驚的情景大有人在。不過,他也真奉勸人少飲為佳,有時候人躺在地上,嘔吐物卡在氣管時,隨時發生危險,也不可以輕視。

朋友間聚會,喝點酒增增氣氛無可厚非,千萬不要成了酒奴,被酒支配,酒後駕駛更不可試,否則累己更累人。

自己喜歡在大閘蟹時節喝點紹興酒,加一粒話梅更美味,媽媽平時少喝酒,但喝紹興酒倒是不拒。醉,不用因酒濃酒淡而定,一班好朋友圍坐,已有令人沉醉的氣氛。

[林燕妮]








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弱點變強項


弱點變強項

5-4-2018

每個人都有優點與缺點,也有強項和弱項,聰明的人可以運用優點與強項將出色的一面發揮。正如不少運動員一樣,盡是選擇一些自己容易掌握的項目去訓練,當然,有經驗的導師或教練,可以將一個人的優與弱分析得令人折服。

不用刻意去營造,正如公認的美人,不需要擺什麼姿態,舉手投足於不經意間,已可以顛倒眾生。另有一種美,可以叫做憂鬱的美,好奇怪,那種感覺,令人覺得那就是美。自己遇過一兩個憂鬱美人,但後來,當她們找到幸福,展示愉快的一面時,你會覺得她曾經的美沒有了。不過也是好事,自己也為她的快樂而送上祝福。

女性如花,每種花都有不同姿態,有些是霸道的,一見便令人讚歎;有些是「慢美」,你要靜心才可以留心她獨有的美態。正如家中那盆蝴蝶蘭,初看時覺得它開得燦爛,及後見着每朵的笑靨不一,像有千言萬語要向你傾訴似的,如是者,可以叫人看了一個下午而不覺得沉悶。

花的柔弱,令人有憐惜的呵護感,女性也一樣,起碼沒有如男性一樣要保護他人,都說女人的好處是利用自己的弱點去令身邊的人多關心你。太懂得照顧自己也不是太好的事,病懨懨時也要撐着身子上班其實絕不好受,反而來個嬌柔不堪的弱性身影,令人我見猶憐,才是保護自己的好方法。

記得仙姐曾經說過,女性的美,在於一個「憐」字,唯有做到這點,自然得到別人的憐愛,深深認同。

[林燕妮]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感情回歸


感情回歸

4-4-2018

難得有四天假期,不少人選擇外遊,於是做好計劃,甚至申請多幾天假期,務求自製出一個長假期,作個遠遊。

不過,最掃興的是出發前病了。輕微的尚可帶着些簡單藥物出發,邊吃藥邊遊玩作互相抵消,但始終有點不能盡興。其他朋友可能可以夜遊再購物,而你則要回酒店休息,體力也不可以硬來,透支之後,要支付的「利息」隨時是利疊利。

年輕時,體力無窮,今天爬山、明天滑雪也是閒事。事事大無畏,危險山坡照衝照撞,將朋友嚇個半死,他是一級滑雪好手,拿我這個小學生沒法,幾乎每次都要去「執」我回來。

小孩子最厲害,兒子一教便曉,正是有姿勢也有實際,跟踩單車一樣,只要你懂了之後,只要一上單車,就自然踩起來。所以,兒子的滑雪技巧依然不俗。

以前喜歡外遊順便探朋友,不過,近年是朋友依舊,但各人有各人的家庭,於是會發覺,大家的關係似乎不像從前。這是不可以避免的,一個圈子跟一個圈子,一堆朋友跟一堆朋友,但可以相信的是,同學之間總有種特殊的默契。談吐可以跟以前一樣,更可以無忌憚的開懷大笑,那是種感情的回歸。

人的適應力很強,當你看到小孩子跟你說廣東話,卻又跟外傭姐姐說得流利英語時,不用奇怪,自我NICAM。我相信他們連外傭姐姐的菲律賓話也聽得懂,隨時可以說一兩句,就如不少人家裏又是上海話、潮州話一樣,說來完全沒有問題。

[林燕妮]

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眼神


眼神

3-4-2018

中國人愛說「相由心生」,其實外國人也有這種說法。

在他們的相學中,認為眼睛是相學中最重要一環,靈魂之窗一點也沒錯。看人先看眼睛,交朋友也一樣。以前總會說憑直覺,直覺就是兩個人的眼神接觸。不需要眼定定眼瞪瞪,一兩秒之間,就像有感應一樣,很奇妙的感覺。如果你不知道,那是你未曾遇上,什麼一見如故,也是因為那一見而產生,如果一見已生厭,那已沒有發展下去的機會。

有時候,每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感覺都會不一樣,你認為親切,其他人會覺得冷漠,不是故意裝扮,而是一種眼神互動,流露於點滴之間,接收得到就可以。

起先讀到一些句子如「蛇頭鼠眼」,還以為是誇張的形容,直至你見到一個人的眼神閃縮,說話時眼睛沒有焦點,飄忽不定,十足老鼠眼睛般亂竄時,你就明白「鼠眼」的意思。不過,也不要以為鼠眼不美,老鼠的眼睛本身是烏卒卒圓碌碌,但因為要左閃右避似的,自然令人覺得恐懼。

自己也有看過相,說實在,我是記好不記壞的,好的全收,至於不好的,聽時有點擔心,但過不了三分鐘,已忘記什麼不好,反而覺得愉快。但倒記得一個懂看相的朋友說,從眼睛可以看到我已離婚,那是一道刻在眼睛裏的疤痕,永遠褪不去。

也許是的,有時看見鏡中的自己,眼神中有種形容不了的憂怨,眼睛,其實最容易將一個人的個性表露,你也可以說眼神出賣了自己。

[林燕妮]


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骨子張國榮


骨子張國榮

1-4-2018

四月,一個春暖的時分,也是叫人懷念一個人的月份。相信大家也會想到,令人心疼又心愛的Leslie——張國榮。

對張國榮的形容,最多的是個「靚」,美與俊,令人有想像的空間,但一個「靚」字,一矢中的。男性可以真正配上「靚」字的人,實在不多。

在形容張國榮的詞語中,有個朋友對他的形容,令我印象最深。她說,張國榮有種「骨子」味。因為她說「骨子」,倒令我有種絕妙的感覺。正如她所說,張國榮除了一切看慣的形容詞之外,「骨子」也是一種恰切的讚賞。

「骨子」,可以令你想起官仔骨骨,但又沒有特別的解釋,比較切合的解釋,應該是有品味,帶點高雅、貴氣。

可以說形容得貼切,張國榮對服裝觸覺極高、極快,有時候因為太快,會引起有些人接受不了,不過,他的前衛,令人更會欣賞他的獨特風格,時間亦證明他的藝術行為只不過是起步早了一點而已。

朋友說他「骨子」,自己倒是欣賞他骨子裏的深情。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性子直,骨子裏對朋友有情有義。有時候,他可以為朋友的一句話而開心半天,他的性格是我行我素,明白他欣賞他的人他自會更加歡喜。

一個可愛得叫人依依不捨的花仙子,可能在天國繼續他的歌,《風繼續吹》、《為妳鍾情》、《無心睡眠》,還有那首絲絲入扣的《胭脂扣》。Leslie,相信現在你依然快樂,祝福着人間的大家。

[林燕妮]




清明隨想


清明隨想

2-4-2018

要不是朋友說起,也不知道清明節又到了。慎終追遠,是對先人的追思,有人喜歡用祭祀儀式,有人默默記在心裏。怎樣也好,也是對先人的尊敬。

生人紀念死人,懷念親人,是生與死的對比。兒孫滿堂的,死後也會特別熱鬧,特別是以前的回鄉祭祖,可以將四方八面的親人匯聚一起,除了拜祭之外,也是各地親友聚會的自然配合。有些朋友說起咱家祭祖情形,除草掃墓,極有清明節氣氛,之後又會在山頭上野餐,你一塊肉,我一片鴨,吃得津津有味,死亡是一次生者的聚會。

有人聞「死」色變,名副其實存着怕死心態。但死亡對自己來說,覺得坦然,也是必然。只不過,許多時候並不是如你所願,當你覺得生存的意義所餘無幾,希望快快了結,死亡卻偏不會來。相反,當你覺得生命如花燦爛,甚至可以呼風喚雨之時,死亡會突然到訪,根本不可以逃避,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死亡就是說來便到,不可以拖延兩句。

從小的世界觀是帶點灰色,認為人生是不快樂居多,不是自己貪婪,更不是自己說「風涼」話。我認為人類倚賴生存而令自己生存下去,所以說到底,我還是贊成「安樂死」。選擇死亡不是錯,痛苦地活着才可悲。

天才如霍金也死了,宇宙沒有因為他的死而有變化,正如說,人不要以為自己最重要,基本上,沒有了某個人,世界不會因此而停頓,只不過一切已成習慣,總會想盡辦法去強迫自己認為如此,去證實一個人曾經存在。

[林燕妮]